中华民国

公元1912~1949年9月

  • 民国6年(公元1917年)
  • 作者:
  • 发布时间:07-18
  • 点击数:
  • 来源:大事记
  •  

    227  根据《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的日华条约》,日本在赤峰设驻热河领事馆。

      绥远特别行政区都统蒋雁行招抚巨匪卢占魁,将其委任为绥远游击骑兵旅少将旅长,约于4月间率部众万人驻防后套,在当地广种大烟,并扰害民众。

      巴布扎布残部在色布精额等人率领下,袭占呼伦城,呼伦贝尔副都统胜福等逃入俄人铁路管辖区,附近蒙旗饱受巴布扎布残部残害。930日,在胜福、贵福等人指挥下,呼伦贝尔各旗部队向巴布扎布残部发动攻击。俄国铁路护路军为了自身利益,亦出动大炮轰击,配合呼伦贝尔军队。经激烈战斗,色布精额等宰部散逃。

    71  张勋在北京复辟,绥远陆军混成旅长王丕焕起而响应,被委任为绥远特别行政区都统。王丕焕下令归绥各机关、商店悬挂龙旗,并唱戏庆祝。张勋复辟失败后,王丕焕畏罪潜逃。

    7月中旬  经张勋派人联络,察哈尔特别区都统署咨议官、原察哈尔两翼巡防统领穆特贲阿召集旧部,于镶黄旗起兵响应复辟,号称“大清帝国安民军”,地方为之震动。应察哈尔特别区都统田中玉的要求,中华民国政府派驻京畿之吴昌炽第二旅火速赴援。812日,穆特贲阿部在陶林县黑山子(今乌兰察布盟察哈尔右翼中旗境)被察哈尔官军击溃。穆特贲阿负伤后逃往外蒙古。108日被引渡回张家口,1018日被枪决。

    731  西辽河通辽段以上连降暴雨数日,各河水位上涨。西辽河、教来河、细河、西拉木伦河均泛滥,通辽全境被淹,平地水深近2米,田地被淹、民房被冲毁十之六七,淹毙人口约十分之二。

    8  内蒙古西部地区肺鼠疫大流行。疫情从乌拉特前旗流行起来,波及到河套、包头、归绥、清水河、卓资等二十七个旗县,再沿交通线传播到山西、陕西内地。归绥、包头各地均设检查所和隔离所,并拨款购置药品。此次肺鼠疫至民国7年(公元1918年)3月息止,死亡1.38万人。

      绥远都统署测绘所实测伊克昭盟东胜地区1 10万比例尺地形图和11万比例尺包头镇详图。

    923  黑龙江省财政厅从91日至是日,在所辖区域内(辖今呼伦贝尔盟),逐步实行大洋兑换羌洋(俄国纸币),防止俄国纸币在所辖区内泛滥。兑换比例为大洋25分析收羌洋1元。

    930  俄国铁路护路军为其自身利益,协助呼伦贝尔地方军驱剿进占呼伦城巴布扎布残军的同时,借口追击蒙军而强行占据该地区,经中国有关当局出面交涉,促其退去,俄军不从。

    117  希达拉巴等在索伦山聚众约7 000人起事。黑龙江省署委派张奎武团长前往解决此事,命可采取抚或剿双重措施进行解决。希达拉巴等口言归省垣招降,由张奎武引路至扎赉特旗。1122日,希达拉巴起事民众与奉军第29师骑兵第29团发生冲突,于扎赉特旗莫勒嘎尔屯被击败西去。

      绥远巨匪卢占魁再次生变,分数股沿后山窜入察哈尔西部陶林、凉城、丰镇、兴和、商都诸县局,焚杀掳掠,无恶不作,其先头部队距张家口仅一日行程,并扬言攻占张家口,直趋北京城。应察哈尔特别区都统田中玉的要求,中华民国政府从京师派军赴察增援,126日和8日,察哈尔官军在凉城县岱海一带两次重创卢占魁匪众,卢占魁负伤,率残部败逃入绥远和林格尔县境,不久窜入陕西。

      梁启超、熊希龄以多伦厅等三地区常关税收入担保,与日本银行团代表签订日金500万元借款合同,是为京畿水灾救济借款。

      何秉如在归绥旧城开设“共和医院”,设有内科、外科、检验、药房等室,另设有病床。同时开办归绥私立医学传习所。为归绥地区开设医院之始。

      中华民国政府改开化县为榆县,隶奉天省洮昌道。

      中华民国政府在科尔沁左翼中旗巴林爱新荒设通辽县,隶奉天省洮昌道。

      内蒙古西部地区乌拉山森林起火,延烧数月,毁林甚多。

      临河杨家旧渠久湮,由河曲人杨茂林(米仓)修浚,仍用旧名。渠已改道,经头道渠入乌加河,长80公里。

      张鹏一纂《河套图志》六卷成书,民国11年(公元1922年)铅印刊行。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