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内蒙古区情网  /  数字史志  /  期刊  /  方志期刊  /  2015年  /  第三期

第三期

  • 【珍珠滩】异域之人(连载)
  • 发布时间:2015-12-03
  • 来源:内蒙古史志
  •  

    路博德,西河平州人,以右北平太守从骠骑将军,封邳离侯。骠骑死后,博德以卫尉为伏波将军,伐破南越,益封。其后坐法失侯。为强弩都尉,屯居延,卒。

    ——《汉书·路博德传》

    即将开赴居延的八千铁骑和二千人的辎重部队已经在张掖城外驻扎了八天,骑士们等待着他们的统帅──强弩都尉路博德。

    居延属张掖郡辖治,按汉帝国的规矩是不设都尉的。但是汉武帝不想把河西诸郡作为战争前沿袒露给匈奴,他要让大汉军人的皮靴踏得更远,在居延海畔饮马挥戈,时时闹出点响动,不叫单于一觉睡到太阳照进穹庐。

     

    已经远远望见张掖郡高高的城楼了。

    路博德坐在官车里,撩开纱帘,眯缝着肉泡泡眼,看着巍峨的祁连山。皑皑白雪从峰顶披盖半山,庄严得令人不敢藐视。弱水从祁连山的北麓缓缓流淌到广阔的草原,浇绿了大地,滔滔北去居延海。茂盛的芨芨、刺蓬、冰草、马莲好像能绊倒驰骋的骏马。此时,野草正绿,小麦已黄,青黄两色簇拥着路博德的官车和他的骑兵卫队。他多少有点兴奋,扩张了鼻翼,贪婪地闻着草香和麦香,蒜头鼻子更大了。

    官车本该走得更快一些,但被万马践踏过的官道已成墟土,车轮碾在上面阻力很大,辕马和捎马打着响鼻喷着粗气,汗水浸透了鞍桥下的毡垫,裆里也滴着汗珠。官道上的马粪已被踩成粉末,淡淡的粪臭味,不时飘进鼻子。他喜欢这种味道,自投笔从戎,天天与马为伍,闻得上了瘾。

    留在官道上的还有轮距极宽的车印,那是武刚车留下的。这是活动的堡垒,极为沉重,非驷马并力不能行走。它的四周悬挂铁甲,布满蜂窝状的射击孔,可以有效射杀骑兵部队。布防时,排列起来即为营城。只要将挂在后面的鹿角放下,就能阻挡骑兵冲突。官道一侧的芨芨草被蜂拥而过的马队践踏后,匍匐在地,细成纤维,毛绒绒的。路博德下了官车,抓起一把碾成纤维的芨芨草,感概万千,“铁骑无情啊,野草都粉身碎骨了。”他又仔细观察马蹄印,看一眼校尉雕渠浑邪,“你看这些蹄印与山丹岔道上的一样吗?”

    启禀将军,不一样,变大了。”

    为甚?”

    马蹄子肿了。”

    雕渠浑邪兀自先笑得跌翻在地,震落了卷曲胡须上的尘埃。顺手抹一把笑出的生泪,眼角就搓出了泥蛋。他是归化胡人,十五岁就跟着路博德,勇猛过人,深得都尉喜欢。他叫将军叫惯了,就在路博德坐法失侯的七年里也决不改口。路博德爱听他高亢激昂地称自己将军,觉着比儿子叫爹还受用。不过作为长官兼长辈的都尉并没有笑,尽管知道这胡儿在说笑话,还是故作愠怒登上官车。

    雕渠浑邪跃上马背,挥手赶远其他卫士,驱马跟在车旁,隔着纱帘低声认错,“将军息怒。卑职没正经,一路憋得难受,想说句笑话让将军高兴高兴。其实,卑职也知道将军在考我呢。”接着说出一大堆养马的学问,俨然是伯乐再世,内行透顶。然而,坐在车内的都尉大人并未赞扬他的博学。

    半月前,秦陇一带开进河西的八千铁骑从山丹岔道去了皇家军马场,在那里将他们的座骑全部换成了山丹马。山丹马是西域天马的后代,身高胸阔,腿脚有力,善奔驰,耐高寒,头如青砖,耳似削竹,昂扬的脖子弓起优美的弧线。山丹马蹄子较内郡马阔大,但不是肿了。

     

    路博德是西河郡人,作为平周县大户人家,路氏以父子两代抗击匈奴而声名显赫。身为军人世家的子弟,路博德自少年起就胸怀大志,狂热地期望在边塞凭借刀矛博取功名,实现封侯拜将的梦想。为此,路博德发愤苦读兵书,几乎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由于博览群书,精通兵要,十五、六岁已在并州军界小有名气。不久,在父亲故友的引荐下,路博德西至长安求官,如愿以偿加入北军,担任什长,开始了他艰难的仕途之旅。

    汉武帝元光二年,路博德二十三岁之际,参加了汉军正式对匈奴的宣战──马邑之战。虽然由于叛徒的出卖,此役汉军无功而返,路博德却为巧逢机遇而暗自庆幸,并发誓在今后的戎马生涯里渴饮匈奴血、饥餐胡虏肉。果然,在此后历次征讨匈奴的战斗中,路博德灵活运用古今兵法知识,巧妙排兵布阵,逐渐从同辈中脱颖而出,不断加官晋爵,到元狩年间,已官至右北平太守,成为俸禄二千石的封疆大吏。元狩四年,汉军深入匈奴,大破胡军。路博德率部归属骠骑将军霍去病,斩首捕掳二千八百余级,回朝后被封为邳离侯,实现了他少年时代就树立的封侯拜将的夙愿。这一年,他刚满三十五岁。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正当邳离侯春风得意之时,却因贡献太庙的酎金成色不足,坐法失侯,削职为民,在家闭门思过,赋闲长达七年之久。

    路博德在平周老家过了七年悠哉游哉的田猎生活。到了太初三年的春天,西河郡政界都在议论朝廷似乎要重振雄威,在河西一带进行大规模的屯垦戍边的消息,路博德也认为出动大军,再次对匈奴用兵已为期不远。恰在这时,朝廷的任命书送达了。不过,这是他所始料不及的。

    到了五月初,河西诸郡骤然喧闹起来。每天都有戍边甲卒编成的部队从内郡开赴这些地方,驻扎在城外,等候各带队长官接管。夜晚登上城墙,就可以看见这些部队营地星星点点的篝火布满一望无际的原野。各郡的驻屯军也忙碌起来,检查武器,整理铠甲,到处是战马的嘶鸣。

    路博德在老部下雕渠浑邪校尉的护卫下,是最后一位上任的,在张掖郡与赶来迎候的居延都尉府长史张破虏会合。张破虏在元封五年春天曾带领一千三百余名先遣部队进军居延,几年来已初创了居延防区布局,颇得居延胡汉吏民拥戴。

    六月底的一天,即将远赴居延的万名官兵集合在张掖城外的演兵场,按照各部队形排列,精神饱满地等候都尉检阅。在郡太守、张破虏等官员的陪同下,路博德依次检阅了所属部队,而每检阅一支部队,都要用去很长时间。

    检阅是从清晨开始的,临近结束已是中年时分。官兵列队的校场、附近的营帐、还有平展展的草滩以及北部的合黎山,在强烈光线的照射下泛着刺目的苍白。在张破虏眼中,这位久闻大名现在亲眼看见的老将显得精神健硕。他大概有五十来岁,身材高大魁梧,相貌敦厚,长方的马脸上有一颗醒目的蒜头鼻子,肿泡的眼睛似乎老是迷着,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里喷射着异样的光芒。被这双眼睛凝视的人,无一例外诚惶诚恐。他平日沉默寡言,总像思谋着什么,而一旦开口,便声音低沉,绝无废话。总之,路博德是威严的。在酷暑强烈阳光的照射下,路博德全身黑色的甲胄,闪烁着异乎寻常的耀眼光芒。

    路博德驱马缓缓走过受阅部队,目光射向每一位军人,从上到下一一打量他们,每检阅完一位官兵,视线要转向下一个人时,都要向这个人报以微微一笑。这种和蔼可亲的笑容似乎是天降的甘露,温暖了每一位官兵的心灵。

    这天路博德下令官兵开怀畅饮,军营内到处飘荡着醉歌,弥漫着酒肉香气。黄昏时分,张掖郡又送来数百名军妓,犒劳即将远行的军人。武夫们眉开眼笑,很满意都尉周到的安排。如雨后蘑菇般排满帐篷的营地,充斥了一片既粗野又淫荡的气氛。

    次日凌晨,路博德的部队就开拔了。等张掖城的百姓闻讯赶去,送行也罢,看热闹也好,无不吃惊地发现部队早已拔营,只有后卫的一些游骑的影子,在西北方的官道上慢步离去。营地除了排列整齐的灶坑,什么都没留下,令人怀疑这里曾经驻军是一场白日之梦。

     

    部队走出张掖郡,沿居延故道向北挺进。一路所见烽燧迤逦各要塞附近,水渠均匀地分布在农田里,屯垦大业已成规模。屯田戍卒或挥镰收割,或扬鞭畜牧,羌笛悠悠。骑兵部队在进行例行战术操练,呐喊声时时震野,任何人都能感受到边塞紧张的气氛。

    部队几乎不停地行军。从张掖郡治所到居延王都,有八百里路程,基本是由草原、砂碛和流沙构成的地带。按照一般行军速度,大约需要二十天时间,路博德希望能缩短一些时间,尽快开赴抗敌前线,做好进击匈奴大军的准备。

    在进军途中,除各要塞预备的给养,在无人的荒漠地带,沿途有为旅行者准备的水井和土屋。部队在这些地方稍事休息,接着又继续强行军,直到下一处休憩地。每口井水都略带苦咸,间或有一两只沙鼠的尸体。正是一年里最酷热的季节,不断有人中暑昏倒,便兜头一瓢水,马上抬上牛车,是死是活到居再说。铁骑扬起细腻的沙尘,呛人肺腑,骑士们在脸上围块粗布角巾,喷点儿水,呼吸起来好受一些。隔着黑河,远远望见黛青色、锯齿状的北山余脉。

    十余天后通过狼心山,前方是一片干涸的湖泊。从远处望去,含着盐碱的湖面宛若铺了一层积雪。部队向这片盐湖地带前进,走近一看,似乎并未干透,走官道还需绕行半日路程。为了争取时间,路博德下令横穿盐湖。虽然多少有些冒险,部队以骆驼开道,还是穿过了这片松软的白花花的盐碱湿地。

    强弩都尉路博德率部进驻居延,是汉武帝太初三年七月初的事情,正是红柳枝头绽开粉红色花穗的时节。那天下午,部队陆续抵达居延王都。居就在弱水河一条支流的西部高地,城池之大,足可容纳指挥中枢和千余官兵。南北向的河水缘城而过,补充着护城河和城内用水。路博德在居延王、张破虏的陪同下,驻马高坡巡视地形。夕阳下,强弩都尉宛若沐浴在燃烧的余辉之中。在这里,他端详了许久自己未来的用武之地。

    秋天,匈奴人按照惯例,开始了南侵行动。单于亲自率骑兵杀入云中、定襄、五原和朔方诸郡。同时,单于又令右贤王分路侵入酒泉、张掖两郡。仅派千余人马窜进居延,以达到吸引居延驻屯军的目的。由于没有得到上述两郡通报,路博德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胡人进犯的甲渠要塞。

    奉都尉将令,张破虏率两千官兵埋伏在甲渠塞东弱水河畔的红柳、胡杨林中。路博德坐镇甲渠塞,命令雕渠浑邪率两千人马连夜潜行到甲渠以西红柳林藏身。战前,路博德召开军事会议,驻屯军屯长以上军官全部出席。当长史张破虏部署完毕作战任务后,路博德缓缓站起,开口之前,他锐利的目光逐次扫过在座的每位军官,被注视的人无一例外都感到脊背发凉。他的语调低沉有力,训话也非常简明扼要,“此役,是我军进驻居延后的首次战斗,关系到绿洲诸胡部落是否倾向我朝,更关系到居延能否牢固掌握在我军手中。故而,只许胜利,不得失败。若有贻误战机、临阵逃脱或投降者,杀无赦!”

    “敬受命!”

    军人们发出震天动地的誓言。

    一场策划周密的伏击战打响了。

     

    那天,胡军千余铁骑奔袭近百里,到达甲渠要塞时,太阳已经西斜。百余胡军围住甲渠塞,其他人马迅速赶赴弱水。对于饥渴交加的匈奴人来说,首先需要找到水源,以解燃眉之急。

    一名胡军斥候小心翼翼来到河边,用心搜索岸边,并不时警惕地向对岸瞭望,张破虏与两千将士隐身草丛,一动不动,训练有素的战马也安静地卧在地上。树上,成群的麻雀在喧闹、鸣叫,啄木鸟发出有节奏的叩击声。斥候放心地挥舞矛杆,胡军大队人马迅速进至河边,骑士和战马都把头插进河里,开怀畅饮。

    突然,军鼓敲响了,张破虏所部弓弩手发射出一阵密集的箭雨,百余名胡骑一头栽进河里,河水立刻染红了。趁着敌军愣神之际,张破虏跃上战马挥动长矛,大喊一声跟我冲!两千铁骑如离弦之箭,射向敌军。河水溅起巨大的浪花。天地间到处是人的呐喊和战马的嘶鸣,肉搏战在甲渠塞附近打响了。与此同时,雕渠浑邪也率部冲出红柳林,汉军对胡骑形成包围态势。匈奴人已明白毫无逃生的可能,不羞遁走地把戏已无法施展,但是看在死的份上,斗志反而高昂起来,作着殊死的抵抗。

    围困甲渠塞的百余胡骑已成惊弓之鸟,在汉军的劝降下,全体放下武器。路博德亲自释去被俘军官的束缚,请他回去劝降,答应其他胡军只要投降,决不杀戮,并官保原职,为此折箭为誓。不久,几十条大嗓门汉子策马战场,高声喊话:“奉都尉将令,胡军投降,决不杀害,如若抵抗,定斩不饶!”

    战场上,喊话声此起彼伏,加之被俘军官的现身说法,胡军抵抗很快崩溃。终于,全体匈奴骑士放下了武器,列队等候点验。居延驻屯军首战大捷。

    居延驻屯军虽说首战大捷,右贤王主力却兵分两路,借道马鬃山攻入酒泉、张掖两郡,劫掠数千民众北返。恰逢任文将军所率救军赶到,才将被掠人民悉数救回,匈奴人落荒逃走。路博德明白,欲探知胡军南下河西路线,必须与诸部胡人亲善,使其成为盟友。否则再多的部队也无法救急,只能频频调防,可谓累死千军。正在都尉苦思冥想如何与诸胡联络事宜时,马鬃部王子驹几秘密遣使联络,表示愿意与汉军联手夺取部落统治权柄,杀死部落王都隆奇,自己则甘愿作为汉帝国前驱。而大荔、义渠诸部均以马骢部马首是瞻。能否使居延西部诸胡与汉友善,马骢部是关键所在。

    几天来的思索,路博德下决心采取以夷制夷的方略。他很清楚,就居延而言,作为丝绸之路北道,汉家势力已影响十余年了,居延、龙勒、鞮汗诸部早已投顺。现在马骢部意欲归附,如抓住时机,与诸胡联手,共破匈奴,平通汉道,则居延未服者不足虑了。同时,诸胡拥有骑兵,广有牲畜,特别是饲养大批战马,若果然由汉军驱使,出兵讨伐匈奴也非难事。这是高超的役胡人之兵,用胡人之食的外征策略。路博德决定从身处异域的部下中召慕勇士行刺马骢王,张破虏如愿以偿,带着冯毋护等五名部下连夜出发了。

    雕渠浑邪神情激动前来请求由自己完成这项使命。跟随都尉多年,他眼里只有路博德,在任何情况下,为了都尉不惜生命。他生性憨直,用兵神速,是从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军人。从雕渠与张破虏一见面,路博德就看出两人互相敌视,记得在张掖城巡视武库时,雕渠浑邪有意显示臂力,拿起一具蹶张弩,只用两臂就拉开弩弦,在场的人无万不惊叹。蹶张弩是汉军的秘密武器,非大力士脚蹬手拉不能上弦。一旦发射,百步之内洞穿人体。当时张破虏也顺手拿起一具,端详一下,“卑职在居延用过这种弩,它叫胡人胆裂啊。”说活间,竟不动神色也用两臂拉开弩弦,而且连拉两次,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路博德微微一笑,拉过二人,“有两位虎将,真是本都尉之大幸!”大约是前世的冤家还未打完吧,看来这两人是较上劲了。不过路博德并不在意,一个槽头拴两头叫驴,总比没驴使唤好。虽说路博德认为肩负重任出使数百里外的马骢,雕渠浑邪当然也是一位合适的人选,但他另有想法,就把此项使命交给了长史一行。

    “为甚不叫我去马骢剁了都隆奇那头蠢驴?将军大人!”雕渠浑邪卷曲的络腮胡子犹如发虐疾一般抖动着。

    “马骢之行能否取得成效,诸胡部落是否服从,全然不可预料。因为知晓居延胡人情况者甚少,张长史与胡人有旧,成功的可能性尚且无法肯定。本都尉不愿为此而舍弃左膀右臂!”路博德说最后一句话时充满慈爱,他决不能在这陌生的异域失去自己最可信赖的心腹部下。

    汉武帝晚年,因国家财力拮据,庶民人心不稳,对经营西域失去了初创时的热情。匈奴部队再度出现在西域诸国,逐渐重振国势。臣属汉朝的诸胡部落,渐次出现反叛迹象,有的公然脱离汉帝国,与匈奴鸳梦重温。这种蔓延的情绪,不久就波及到马鬃山一带。

    在马鬃山诸胡部落中,公开投向匈奴阵营者,除马骢部外,还有大荔、义渠诸国。这两部也处在汉与匈奴双方都易于施压的地方,其痛苦与马骢部毫无两样。现在彼此生活在一块绿洲山地的几个小部落抛弃了脚踩两只船,同时向汉与匈奴丢媚眼的暖昧态度。驹几是都隆奇王的堂弟,前部落王是驹几的父亲。老王病死后,都隆奇及其死党胁迫众贵人,自立为王,空口许诺驹几,待自己归天后,由驹几当国王。王子驹几很清楚,这不过是毛驴头上拴的胡萝卜,好看不中吃,哄傻毬呢。王子发现,不仅行动有人监视,某次赛马时,马肚带也莫名其妙突然断裂,差点被踏成肉泥。驹几终于明白:忍耐等待就是坐以待毙,于是借汉人之刀杀堂兄之头的计策付诸实施了。

    驹几之父执政时,正逢张破虏初来居延,老王迫于形势,表面脱离匈奴羁绊,送嗣子驹几赴居延王庭当人质,宣誓忠于汉帝国。由于人马数量有限,张破虏只派五名军士进驻马骢部落,作为联络官员。此后汉军出塞,马骢诸部不得不将很多壮丁派往山间,背负沉重的肉食、饮水,在各驿站迎候汉人,这也是很重的劳役。虽说多年来一直苦于匈奴的残暴,但是汉朝凭借大国强大的武力,强制马骢人执行命令,也令弱小的胡人部落极为反感。

    一些马骢、大荔部的青年不能扬鞭放牧,而是背负重物前往山间驿站,迎接贰师将军李广利的部队。据说大宛国惹操了汉人,贰师将军要去拾掇他们。自那以后一个多月的某个夜晚,马骢人在梦中被久已未闻的匈奴战马的嘶鸣声惊醒,居民赤身裸体蹿进梭梭林海,有的干脆紧闭门户,钻在床下,任其疯狂。火光里,大队胡军冲进了王都,犹如火中舞蹈的魔鬼。右贤王身先士卒冲在前面,紧随其后的是在匈奴当人质的都隆奇。匈奴人策马驰骋于王都的穹庐之间,高声吆喝,向马骢人充分显示自己民族依旧存在,仍可凭借战马践踏世界。趾高气扬横跨马上的匈奴武士,用矛尖挑着刚杀死的五名汉兵的脑袋,头颅还滴答着鲜血,在满月的映照下泛着出幽蓝的光点。

    翌日,酒足饭饱的匈奴人在右贤王的率领下,跳上马背,摇摇摆摆向酒泉郡绝尘而去。留下二十余名胡骑“协助”老国王和都隆奇处理公务。过了几天,与往日一样被派往山间驿道的马骢部青年人,杀死几名过路的汉使,抢夺了他们的财物、印信和符节,黄昏时返回营地,立刻赢得了众人的喝彩,结结实实当了一回凯旋的英雄。

    此后又有汉使在驿道被杀,并且殃及池鱼,一些与汉朝保持良好关系的他国过路人,也成为宰杀的目标。不久,匈奴单于的部队进攻西域,打算拦截回归的贰师将军,一部分队伍还开进了义渠、大荔诸国,马骢青年频频袭击汉人的积极性更加高涨。

    乐观的情绪并未持续多久,任文所部击溃右贤王,夺回被掠人民、财物,胡军再次败北。不久又听说居延大捷,加之单于也慑于汉军兵力,不敢拦截贰师将军,于是连驻扎在王都的匈奴官员也跟着臊眉遢眼的,失败的阴影笼罩了马骢。老国王深悔自己鲁莽,心劳过度,忧惧成疾,不久病死。都隆奇不知深浅,趁机夺取权柄。

    马骢部年轻的执政者决定采取反汉亲胡的策略,不久具体的行为就表现出来。都隆奇就任王位不多几日,居延都尉路博德遣使祝贺,规劝他与汉亲善,并劝说新王应当入朝觐见大汉皇帝,起码拜访一下坐镇居延的强弩都尉。都隆奇却婉言谢绝,说近日脚趾发炎,不宜远行,来日方长何必急躁云云。不仅如此,都隆奇还继续采取阻碍汉帝国通往西域的行动。远行西域的汉使以及赴汉纳贡的各国使者,在马鬃山麓屡遭化装的马骢人的袭击。

    都隆奇作为马骢国王的数月间,匈奴人公然进出马骢部领地,王都内外总能看见醉酒的匈奴人。胡人白色的马队不时叩响马骢的大门,作为宴请贵宾的白色大帐,天天忙于酒宴,不时传出匈奴人的醉歌。此时,居延地区刚刚取得首次大捷。

    然而,连瞎子也能看出来,马骢、大荔和义渠所施行的策略后果是可怕的,他们已经捅了天大的娄子,总有一天会遭受汉帝国可怕的报复。都隆奇并非傻瓜。也清楚这一点,与常人比较应该看得更为明白。之所以如此执迷不悟,除了侥幸心理,更多的是带有过一天算一天的万般无奈,只不过死神的降临比他预期的更早罢了。

    从居延王庭到马鬃山麓,大约有四百多里,差不多全部是砂碛构造的荒漠地带,间或有小片绿洲,作为小群牲畜倒场移牧的休憩点。汉军使者兼刺客必须尽快赶到马骢部落,与王子驹几联手,里应外合铲除反叛胡酋。兵贵神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敌人,这是张破虏从军后最先懂的军事常识。与居延部必须服从汉帝国统治一样,马骢部也必须成为帝国的附庸,这是铁定的规矩,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为此,张破虏与冯毋护、孟宪、韦崇、左髭及李大目等部下,每人配备两匹坐骑,还有满载粮草饮水的驮马,除了中间打尖,骑士们几乎马不停蹄向马鬃山麓驰去。

    已是仲秋时分,小部队在荒漠地带行进,每座牧人的夏营盘都有为主人及商旅准备的水井和畜栏。张破虏等人只在这些地方稍事休息,接着又跃上马背继续强行军。好在众人早已习惯了屁股磨鞍子的军旅生活,并无怨言。相反心急如焚,渴望及早投入战斗。盐碱滩里到处生长着骆驼刺,每口水井都饱含芒硝,苦咸不堪。尽管在不停地赶路,身体还感到有些发冷。西北方吹来略带寒意的秋风,卷着砂粒扑打在众人身上,张破虏等人伴随着呼啸的风声前进。一路上,南北两侧都是低矮残破的山丘,那是北山延续的余脉。远远望去,锯齿状、棕黑色破碎的山下,都积满流沙,点缀着耐旱的刺蓬。野兔探头探脑到处窥视,天空不时有一两只山鹰带着尖锐的鸣叫掠过头顶。

    第五天早晨,远远望见野草茂盛的山脚下有一片湖泊,一股清泉从山涧流下。听李大目讲,此地土人叫野马泉,据说每年初春野马聚此进行交配,场面蔚为壮观。湖沼地表稀软,军人们在这片湿地前进,多少有些冒险,不过还是带着一身泥水踏上了干燥地面。

    一个时辰后来到一处不甚高的山丘。从山丘上望去,四面的丘陵连绵起伏,苍山如海,似乎没有尽头。顺着驿道,在遥远的西北方,好象有一大片树木,飘浮着淡蓝色的气霭。左髭告诉长史,那里就是马骢王庭,距此不过二十来里,而且道路较好,很快可以赶到。正说着话,一彪胡骑策马从侧后梭梭林里闪出。奇怪的是并未像打仗那样呐喊冲锋,而是碎步赶来,老远就打着友好的手势。近了才看清,领头的正是王子驹几。

    汉武帝太初三年的秋天,马骢部落迎来了汉朝居延驻屯军使者张破虏。此前马骢部的老国王曾于元封六年亲赴居延王都拜访过张破虏,张长史的大名在马鬃山一带早已如雷灌耳,诸胡部落都畏惧这位汉军将领。老国王亲匈远汉的态度受到过张破虏的责备,所以诚恳谢罪后才擦着满头大汗返回马骢。不过,似乎总应了那句老话:好了伤疤忘了疼,任何人都有记吃不记打的劣根。虽然当面百般表明心迹,但回过头来马骢部落的基调丝毫未改,依旧我行我素。当时张破虏就恨得牙根发痒,只是苦于鞭长莫及。加之马骢部落对那五名汉军吏士优礼有加,也只能咬着牙根,装作没看透马骢人的花花肠子,暗地里早就发誓,非宰了那老杂种不可。后来,老国王惊惧而死,长史还很遗憾了一阵子。不过,后继者为汉军的行刺提供了口实。这回张破虏可逮着机会了,心想娃娃我可是瞌睡遇到了枕头,你的大限到了。娃,命苦别怨官府,本长史给殿下送终来了。

    此时的都隆奇是应了忧心忡忡那句话了。他早就耳闻张破虏凶猛得厉害,畏惧之心填满胸腔。加之两个多月前右贤王败走,驻扎在王庭的那些匈奴朋友也以回牧场照看牲口为由尾随而去,离这里最近的胡军铁骑也在好几百里之外。而那些死党兼狐朋狗友都失去了主意,大眼瞪小眼呆愣在帐篷里,不知所措。国王都隆奇实在怕见张破虏。巧得很,外出狩猎的驹几一脸诚恳进了大帐,他说:“是祸躲不过,况且我马骢部落还有三千骑兵,张长史只来了几个鸟人,料他不敢虎口拔牙!”都隆奇感激地握住堂弟的手,连摇了不下三十次,颤着嗓音说:“兄弟,全靠你了!”这才沾着口水抿几下鬓发,算是整理了衣冠,带领王公贵戚和近卫铁骑出帐二里迎接汉使张破虏。

    张破虏神情从容、平和地接受了国王都隆奇的问候,四名随从也表现得彬彬有礼。隆重的酒宴在大帐举行,五十来个马骢部落的贵人、重臣和军官们很自然地把几名汉使隔开,并围坐在中间。进帐前,一位重臣对张破虏等人讲,根据胡人礼节,宾客不得携带武器进入国王大帐,敬请原谅。汉使们似乎并未在意,很愉快地解下佩剑,胡人只是没有没收孟宪的铜笛和韦崇手中玩弄的两颗鹅卵石。倒是对铜笛很感兴趣。酒过三巡,胡人纷纷请孟宪吹奏几曲。军候并不推辞,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不停叫好,很快喝光了五牛皮袋马奶酒。张破虏看得出不停劝酒的马骢王的居心何在,妄图灌翻汉使后掏出点什么。不幸的是张长史等人非常喜欢马奶酒,在居延几年天天离不开这种饮品,长史还不清楚醉了是啥滋味呢。

    宴会进行到一半,烤全羊也端上酒席,丰盛的菜肴引得客人不停地叫好。这时张破虏将身体靠向都隆奇,说都尉有话要我转告国王,不过只能告诉国王本人。都隆奇仔细看一眼张破虏,发现他已口齿不清,身体东倒西歪,于是放心地扶着汉使走进用锦缎遮挡的后帐。众王公都伸长脖子想知道汉使有何口信,却传出国王的脖子被拧断的清脆的声音。举座哗然,重臣、军人们惊恐地跳将起来,不过还是比冯毋护等人慢了半拍。没等他们定过神来,孟宪的铜笛已连着敲碎了几个胡人的脑袋,韦崇的鹅卵石也准确无误嵌进两名军官的眼眶,冯毋护、左髭和李大目早已夺过武器,驹几与汉使配合,连杀数人,二十来具尸体横陈几案。张破虏冲出后帐,手持都隆奇的脑袋,怒目环视众胡人,大声喝斥,大帐里的人看到长史血红的眼睛,形如愤怒的狮子,声似旱地惊雷:

    “都隆奇因反叛之罪已被诛杀,尔等必须听从本长史将令,拥戴驹几王子为新国王。大队汉军已逼近王都,尔等胆敢反抗作乱,都隆奇就是下场。”

    就在举座惊魂未定之际,驹几的卫队也冲进大帐,进一步控制了局势,张破虏抛下都隆奇的脑袋,众王公立刻跪伏在地毯上,宣誓效忠大汉帝国和新国王驹几。

    都隆奇的被杀迅速传遍马鬃山脉,大荔、义渠诸部惊恐万状,立即上表朝廷、遣送侍子,表示忠于汉朝。张破虏的威名再次传遍居延大地,诸胡更加敬若神明。而张破虏从亲善匈奴的都隆奇统治下拯救了马骢部落,拥立故王之子驹几为王,深得胡人之望。当时,马骢部落有户万余,骑兵三千,水量丰富的将军河从王都西南绕过,土地肥沃,草木茂盛,颇利田牧。驿道横贯王都,穹庐间引人注目的是驮着畜产品和棉花的骆驼商队。几天里张破虏观察地形,认为此地驻屯汉军是经营马鬃山策略的立足点。返回居延都尉府,强弩都尉很快批准校尉田开疆率五百屯垦士卒开进马骢部。

    过了些日子,驹几国王也来到居,拜谒强弩都尉和张长史。路博德与之一见倾心,颇为喜欢这位英俊能干、精于骑射的年轻国王。并且明令田开疆只履行屯垦戍边的职责,专作国王的军事顾问,不得“干涉”马骢内政。驹几很感激都尉与长史的鼎力支持,发誓永做汉朝附庸。不过路博德暗中观察,看出年轻的国王过于好色,甚至在观看七盘舞时,舞女的媚态都会让他不知不觉滴下口水。据说驹几刚刚登上王位,就马上将堂兄美丽超群的小妾抢进自己的大帐,完全是多多益善的样子。路博德转而想道,食色性也,男人不好色不就成骟马了吗?这样一想,那种淡淡的不愉快也就烟消云散了。后来,随着局势的发展酿成的一场灾难,证实了都尉的担心并非多余。

     

    路博德自来到居延成为异域之人,不觉之中已过了近一年的时光。因为军政事务繁杂,都尉及其部下生活节奏相当紧张。由于出色运用武力和外交策略,居延西、北诸胡悉数臣服汉朝。

    然而居延东部还活跃着乌氏、昆戎、帛朱、坚沙、速仆和狐奴等几个敌对部落。

    张破虏早想进攻这几个胡族部落,苦于兵力不足,只能远派斥候和刺客搞一些零打碎敲的行动。而乌氏诸部联军则时时西进,攻击甲渠塞以南汉军运输线和驿道,常常费很大的劲才能将敌人击退。强弩都尉所部进驻居延,下车伊始,路博德就把目光盯住了这片沙漠绿洲部落。虽说乌氏诸胡距居延王都并不遥远,然而相隔大面积湖泊沼泽,芦苇高达丈余,胡人也善于水战,汉军战马很难发挥作用。况且人们传说此地水草有毒,人与牲畜使用后极易骨折,外人谈之色变。都尉当然可以集合居延、鞮汗、龙勒乃至马鬃山麓诸部兵力,但作为根本的汉军还须戍守边塞,所投入兵力有限,想要彻底消灭包括有剽悍匈奴铁骑的乌氏、坚沙诸部联军,则颇费周折。

    恰在此时距汉军最近的帛朱部因不忍受盟主乌氏的凌人盛气,秘密遣使表示归顺。路博德立即命令汉军一部在军候徐无灞指挥下,迅速进驻帛朱。望着那帮胡子翘得像菱角,赤膊驰马,浑身肌肉暴突狰狞,阳光下一片油红,耀武扬威呼啸而去的汉子,都尉满意地笑了。第一次见面,徐无灞就给路博德留下极好的印象。在张掖军营,一头待宰的大黄牛看见被杀的同类和滴血的屠刀,兽性大发,低吼一声,撞断牛栏,为生存而战勇不可挡,更糟的是它冲向了正在视察的都尉大人。危急时刻,一条赤膊汉子飞身上马,距离路博德还有十来步,挥舞大斧一下就剁了牛头。赤膊汉子看见张长史和那个归化胡人拔剑在手,护着马脸的长官,知道来头不小,赶紧跳下战马,躬身施礼,“大人受惊了。”都尉微微一笑,“壮士名甚,军中何职?”“回大人,在下徐无灞,百骑长。”“不,你现在是军候了。”“谢大人!”似乎这高亢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不久,就传来了徐军候筑起卅井塞的消息。

    自居延驿道中部唯一的盟友帛朱投降路博德之后,乌氏、昆戎、坚沙、速仆及狐奴等联军失却了耳目和中途补给站,后顾之忧顿现,再也不敢兴师动众出动远征大军攻击汉军。虽然如此,混杂着匈奴骑士的小股胡军还是时时游击于卅井塞一带,小规模及零星战斗不断发生。

    就在居延驻屯军厉兵秣马准备向沙夹道诸胡发起进攻时,路博德得到消息,浞野侯赵破奴从匈奴战俘营逃出,从殄北塞东北方的小路──后来称作赵破奴故道经过,逃回受降城。单于派右贤王的精锐铁骑追捕,要求务必擒拿,万不得已就杀死。路博德接到这个情报后,迅速产生了用兵的想法。恰好长史张破虏也赶来请战,两位长官的御敌计策竟然不谋而合。路博德立即下达了作战命令,部队开始行动。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
  • 【珍珠滩】异域之人(连载)
  • 发布时间:2015-12-03
  • 来源:内蒙古史志
  •  

    路博德,西河平州人,以右北平太守从骠骑将军,封邳离侯。骠骑死后,博德以卫尉为伏波将军,伐破南越,益封。其后坐法失侯。为强弩都尉,屯居延,卒。

    ——《汉书·路博德传》

    即将开赴居延的八千铁骑和二千人的辎重部队已经在张掖城外驻扎了八天,骑士们等待着他们的统帅──强弩都尉路博德。

    居延属张掖郡辖治,按汉帝国的规矩是不设都尉的。但是汉武帝不想把河西诸郡作为战争前沿袒露给匈奴,他要让大汉军人的皮靴踏得更远,在居延海畔饮马挥戈,时时闹出点响动,不叫单于一觉睡到太阳照进穹庐。

     

    已经远远望见张掖郡高高的城楼了。

    路博德坐在官车里,撩开纱帘,眯缝着肉泡泡眼,看着巍峨的祁连山。皑皑白雪从峰顶披盖半山,庄严得令人不敢藐视。弱水从祁连山的北麓缓缓流淌到广阔的草原,浇绿了大地,滔滔北去居延海。茂盛的芨芨、刺蓬、冰草、马莲好像能绊倒驰骋的骏马。此时,野草正绿,小麦已黄,青黄两色簇拥着路博德的官车和他的骑兵卫队。他多少有点兴奋,扩张了鼻翼,贪婪地闻着草香和麦香,蒜头鼻子更大了。

    官车本该走得更快一些,但被万马践踏过的官道已成墟土,车轮碾在上面阻力很大,辕马和捎马打着响鼻喷着粗气,汗水浸透了鞍桥下的毡垫,裆里也滴着汗珠。官道上的马粪已被踩成粉末,淡淡的粪臭味,不时飘进鼻子。他喜欢这种味道,自投笔从戎,天天与马为伍,闻得上了瘾。

    留在官道上的还有轮距极宽的车印,那是武刚车留下的。这是活动的堡垒,极为沉重,非驷马并力不能行走。它的四周悬挂铁甲,布满蜂窝状的射击孔,可以有效射杀骑兵部队。布防时,排列起来即为营城。只要将挂在后面的鹿角放下,就能阻挡骑兵冲突。官道一侧的芨芨草被蜂拥而过的马队践踏后,匍匐在地,细成纤维,毛绒绒的。路博德下了官车,抓起一把碾成纤维的芨芨草,感概万千,“铁骑无情啊,野草都粉身碎骨了。”他又仔细观察马蹄印,看一眼校尉雕渠浑邪,“你看这些蹄印与山丹岔道上的一样吗?”

    启禀将军,不一样,变大了。”

    为甚?”

    马蹄子肿了。”

    雕渠浑邪兀自先笑得跌翻在地,震落了卷曲胡须上的尘埃。顺手抹一把笑出的生泪,眼角就搓出了泥蛋。他是归化胡人,十五岁就跟着路博德,勇猛过人,深得都尉喜欢。他叫将军叫惯了,就在路博德坐法失侯的七年里也决不改口。路博德爱听他高亢激昂地称自己将军,觉着比儿子叫爹还受用。不过作为长官兼长辈的都尉并没有笑,尽管知道这胡儿在说笑话,还是故作愠怒登上官车。

    雕渠浑邪跃上马背,挥手赶远其他卫士,驱马跟在车旁,隔着纱帘低声认错,“将军息怒。卑职没正经,一路憋得难受,想说句笑话让将军高兴高兴。其实,卑职也知道将军在考我呢。”接着说出一大堆养马的学问,俨然是伯乐再世,内行透顶。然而,坐在车内的都尉大人并未赞扬他的博学。

    半月前,秦陇一带开进河西的八千铁骑从山丹岔道去了皇家军马场,在那里将他们的座骑全部换成了山丹马。山丹马是西域天马的后代,身高胸阔,腿脚有力,善奔驰,耐高寒,头如青砖,耳似削竹,昂扬的脖子弓起优美的弧线。山丹马蹄子较内郡马阔大,但不是肿了。

     

    路博德是西河郡人,作为平周县大户人家,路氏以父子两代抗击匈奴而声名显赫。身为军人世家的子弟,路博德自少年起就胸怀大志,狂热地期望在边塞凭借刀矛博取功名,实现封侯拜将的梦想。为此,路博德发愤苦读兵书,几乎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由于博览群书,精通兵要,十五、六岁已在并州军界小有名气。不久,在父亲故友的引荐下,路博德西至长安求官,如愿以偿加入北军,担任什长,开始了他艰难的仕途之旅。

    汉武帝元光二年,路博德二十三岁之际,参加了汉军正式对匈奴的宣战──马邑之战。虽然由于叛徒的出卖,此役汉军无功而返,路博德却为巧逢机遇而暗自庆幸,并发誓在今后的戎马生涯里渴饮匈奴血、饥餐胡虏肉。果然,在此后历次征讨匈奴的战斗中,路博德灵活运用古今兵法知识,巧妙排兵布阵,逐渐从同辈中脱颖而出,不断加官晋爵,到元狩年间,已官至右北平太守,成为俸禄二千石的封疆大吏。元狩四年,汉军深入匈奴,大破胡军。路博德率部归属骠骑将军霍去病,斩首捕掳二千八百余级,回朝后被封为邳离侯,实现了他少年时代就树立的封侯拜将的夙愿。这一年,他刚满三十五岁。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正当邳离侯春风得意之时,却因贡献太庙的酎金成色不足,坐法失侯,削职为民,在家闭门思过,赋闲长达七年之久。

    路博德在平周老家过了七年悠哉游哉的田猎生活。到了太初三年的春天,西河郡政界都在议论朝廷似乎要重振雄威,在河西一带进行大规模的屯垦戍边的消息,路博德也认为出动大军,再次对匈奴用兵已为期不远。恰在这时,朝廷的任命书送达了。不过,这是他所始料不及的。

    到了五月初,河西诸郡骤然喧闹起来。每天都有戍边甲卒编成的部队从内郡开赴这些地方,驻扎在城外,等候各带队长官接管。夜晚登上城墙,就可以看见这些部队营地星星点点的篝火布满一望无际的原野。各郡的驻屯军也忙碌起来,检查武器,整理铠甲,到处是战马的嘶鸣。

    路博德在老部下雕渠浑邪校尉的护卫下,是最后一位上任的,在张掖郡与赶来迎候的居延都尉府长史张破虏会合。张破虏在元封五年春天曾带领一千三百余名先遣部队进军居延,几年来已初创了居延防区布局,颇得居延胡汉吏民拥戴。

    六月底的一天,即将远赴居延的万名官兵集合在张掖城外的演兵场,按照各部队形排列,精神饱满地等候都尉检阅。在郡太守、张破虏等官员的陪同下,路博德依次检阅了所属部队,而每检阅一支部队,都要用去很长时间。

    检阅是从清晨开始的,临近结束已是中年时分。官兵列队的校场、附近的营帐、还有平展展的草滩以及北部的合黎山,在强烈光线的照射下泛着刺目的苍白。在张破虏眼中,这位久闻大名现在亲眼看见的老将显得精神健硕。他大概有五十来岁,身材高大魁梧,相貌敦厚,长方的马脸上有一颗醒目的蒜头鼻子,肿泡的眼睛似乎老是迷着,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里喷射着异样的光芒。被这双眼睛凝视的人,无一例外诚惶诚恐。他平日沉默寡言,总像思谋着什么,而一旦开口,便声音低沉,绝无废话。总之,路博德是威严的。在酷暑强烈阳光的照射下,路博德全身黑色的甲胄,闪烁着异乎寻常的耀眼光芒。

    路博德驱马缓缓走过受阅部队,目光射向每一位军人,从上到下一一打量他们,每检阅完一位官兵,视线要转向下一个人时,都要向这个人报以微微一笑。这种和蔼可亲的笑容似乎是天降的甘露,温暖了每一位官兵的心灵。

    这天路博德下令官兵开怀畅饮,军营内到处飘荡着醉歌,弥漫着酒肉香气。黄昏时分,张掖郡又送来数百名军妓,犒劳即将远行的军人。武夫们眉开眼笑,很满意都尉周到的安排。如雨后蘑菇般排满帐篷的营地,充斥了一片既粗野又淫荡的气氛。

    次日凌晨,路博德的部队就开拔了。等张掖城的百姓闻讯赶去,送行也罢,看热闹也好,无不吃惊地发现部队早已拔营,只有后卫的一些游骑的影子,在西北方的官道上慢步离去。营地除了排列整齐的灶坑,什么都没留下,令人怀疑这里曾经驻军是一场白日之梦。

     

    部队走出张掖郡,沿居延故道向北挺进。一路所见烽燧迤逦各要塞附近,水渠均匀地分布在农田里,屯垦大业已成规模。屯田戍卒或挥镰收割,或扬鞭畜牧,羌笛悠悠。骑兵部队在进行例行战术操练,呐喊声时时震野,任何人都能感受到边塞紧张的气氛。

    部队几乎不停地行军。从张掖郡治所到居延王都,有八百里路程,基本是由草原、砂碛和流沙构成的地带。按照一般行军速度,大约需要二十天时间,路博德希望能缩短一些时间,尽快开赴抗敌前线,做好进击匈奴大军的准备。

    在进军途中,除各要塞预备的给养,在无人的荒漠地带,沿途有为旅行者准备的水井和土屋。部队在这些地方稍事休息,接着又继续强行军,直到下一处休憩地。每口井水都略带苦咸,间或有一两只沙鼠的尸体。正是一年里最酷热的季节,不断有人中暑昏倒,便兜头一瓢水,马上抬上牛车,是死是活到居再说。铁骑扬起细腻的沙尘,呛人肺腑,骑士们在脸上围块粗布角巾,喷点儿水,呼吸起来好受一些。隔着黑河,远远望见黛青色、锯齿状的北山余脉。

    十余天后通过狼心山,前方是一片干涸的湖泊。从远处望去,含着盐碱的湖面宛若铺了一层积雪。部队向这片盐湖地带前进,走近一看,似乎并未干透,走官道还需绕行半日路程。为了争取时间,路博德下令横穿盐湖。虽然多少有些冒险,部队以骆驼开道,还是穿过了这片松软的白花花的盐碱湿地。

    强弩都尉路博德率部进驻居延,是汉武帝太初三年七月初的事情,正是红柳枝头绽开粉红色花穗的时节。那天下午,部队陆续抵达居延王都。居就在弱水河一条支流的西部高地,城池之大,足可容纳指挥中枢和千余官兵。南北向的河水缘城而过,补充着护城河和城内用水。路博德在居延王、张破虏的陪同下,驻马高坡巡视地形。夕阳下,强弩都尉宛若沐浴在燃烧的余辉之中。在这里,他端详了许久自己未来的用武之地。

    秋天,匈奴人按照惯例,开始了南侵行动。单于亲自率骑兵杀入云中、定襄、五原和朔方诸郡。同时,单于又令右贤王分路侵入酒泉、张掖两郡。仅派千余人马窜进居延,以达到吸引居延驻屯军的目的。由于没有得到上述两郡通报,路博德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胡人进犯的甲渠要塞。

    奉都尉将令,张破虏率两千官兵埋伏在甲渠塞东弱水河畔的红柳、胡杨林中。路博德坐镇甲渠塞,命令雕渠浑邪率两千人马连夜潜行到甲渠以西红柳林藏身。战前,路博德召开军事会议,驻屯军屯长以上军官全部出席。当长史张破虏部署完毕作战任务后,路博德缓缓站起,开口之前,他锐利的目光逐次扫过在座的每位军官,被注视的人无一例外都感到脊背发凉。他的语调低沉有力,训话也非常简明扼要,“此役,是我军进驻居延后的首次战斗,关系到绿洲诸胡部落是否倾向我朝,更关系到居延能否牢固掌握在我军手中。故而,只许胜利,不得失败。若有贻误战机、临阵逃脱或投降者,杀无赦!”

    “敬受命!”

    军人们发出震天动地的誓言。

    一场策划周密的伏击战打响了。

     

    那天,胡军千余铁骑奔袭近百里,到达甲渠要塞时,太阳已经西斜。百余胡军围住甲渠塞,其他人马迅速赶赴弱水。对于饥渴交加的匈奴人来说,首先需要找到水源,以解燃眉之急。

    一名胡军斥候小心翼翼来到河边,用心搜索岸边,并不时警惕地向对岸瞭望,张破虏与两千将士隐身草丛,一动不动,训练有素的战马也安静地卧在地上。树上,成群的麻雀在喧闹、鸣叫,啄木鸟发出有节奏的叩击声。斥候放心地挥舞矛杆,胡军大队人马迅速进至河边,骑士和战马都把头插进河里,开怀畅饮。

    突然,军鼓敲响了,张破虏所部弓弩手发射出一阵密集的箭雨,百余名胡骑一头栽进河里,河水立刻染红了。趁着敌军愣神之际,张破虏跃上战马挥动长矛,大喊一声跟我冲!两千铁骑如离弦之箭,射向敌军。河水溅起巨大的浪花。天地间到处是人的呐喊和战马的嘶鸣,肉搏战在甲渠塞附近打响了。与此同时,雕渠浑邪也率部冲出红柳林,汉军对胡骑形成包围态势。匈奴人已明白毫无逃生的可能,不羞遁走地把戏已无法施展,但是看在死的份上,斗志反而高昂起来,作着殊死的抵抗。

    围困甲渠塞的百余胡骑已成惊弓之鸟,在汉军的劝降下,全体放下武器。路博德亲自释去被俘军官的束缚,请他回去劝降,答应其他胡军只要投降,决不杀戮,并官保原职,为此折箭为誓。不久,几十条大嗓门汉子策马战场,高声喊话:“奉都尉将令,胡军投降,决不杀害,如若抵抗,定斩不饶!”

    战场上,喊话声此起彼伏,加之被俘军官的现身说法,胡军抵抗很快崩溃。终于,全体匈奴骑士放下了武器,列队等候点验。居延驻屯军首战大捷。

    居延驻屯军虽说首战大捷,右贤王主力却兵分两路,借道马鬃山攻入酒泉、张掖两郡,劫掠数千民众北返。恰逢任文将军所率救军赶到,才将被掠人民悉数救回,匈奴人落荒逃走。路博德明白,欲探知胡军南下河西路线,必须与诸部胡人亲善,使其成为盟友。否则再多的部队也无法救急,只能频频调防,可谓累死千军。正在都尉苦思冥想如何与诸胡联络事宜时,马鬃部王子驹几秘密遣使联络,表示愿意与汉军联手夺取部落统治权柄,杀死部落王都隆奇,自己则甘愿作为汉帝国前驱。而大荔、义渠诸部均以马骢部马首是瞻。能否使居延西部诸胡与汉友善,马骢部是关键所在。

    几天来的思索,路博德下决心采取以夷制夷的方略。他很清楚,就居延而言,作为丝绸之路北道,汉家势力已影响十余年了,居延、龙勒、鞮汗诸部早已投顺。现在马骢部意欲归附,如抓住时机,与诸胡联手,共破匈奴,平通汉道,则居延未服者不足虑了。同时,诸胡拥有骑兵,广有牲畜,特别是饲养大批战马,若果然由汉军驱使,出兵讨伐匈奴也非难事。这是高超的役胡人之兵,用胡人之食的外征策略。路博德决定从身处异域的部下中召慕勇士行刺马骢王,张破虏如愿以偿,带着冯毋护等五名部下连夜出发了。

    雕渠浑邪神情激动前来请求由自己完成这项使命。跟随都尉多年,他眼里只有路博德,在任何情况下,为了都尉不惜生命。他生性憨直,用兵神速,是从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军人。从雕渠与张破虏一见面,路博德就看出两人互相敌视,记得在张掖城巡视武库时,雕渠浑邪有意显示臂力,拿起一具蹶张弩,只用两臂就拉开弩弦,在场的人无万不惊叹。蹶张弩是汉军的秘密武器,非大力士脚蹬手拉不能上弦。一旦发射,百步之内洞穿人体。当时张破虏也顺手拿起一具,端详一下,“卑职在居延用过这种弩,它叫胡人胆裂啊。”说活间,竟不动神色也用两臂拉开弩弦,而且连拉两次,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路博德微微一笑,拉过二人,“有两位虎将,真是本都尉之大幸!”大约是前世的冤家还未打完吧,看来这两人是较上劲了。不过路博德并不在意,一个槽头拴两头叫驴,总比没驴使唤好。虽说路博德认为肩负重任出使数百里外的马骢,雕渠浑邪当然也是一位合适的人选,但他另有想法,就把此项使命交给了长史一行。

    “为甚不叫我去马骢剁了都隆奇那头蠢驴?将军大人!”雕渠浑邪卷曲的络腮胡子犹如发虐疾一般抖动着。

    “马骢之行能否取得成效,诸胡部落是否服从,全然不可预料。因为知晓居延胡人情况者甚少,张长史与胡人有旧,成功的可能性尚且无法肯定。本都尉不愿为此而舍弃左膀右臂!”路博德说最后一句话时充满慈爱,他决不能在这陌生的异域失去自己最可信赖的心腹部下。

    汉武帝晚年,因国家财力拮据,庶民人心不稳,对经营西域失去了初创时的热情。匈奴部队再度出现在西域诸国,逐渐重振国势。臣属汉朝的诸胡部落,渐次出现反叛迹象,有的公然脱离汉帝国,与匈奴鸳梦重温。这种蔓延的情绪,不久就波及到马鬃山一带。

    在马鬃山诸胡部落中,公开投向匈奴阵营者,除马骢部外,还有大荔、义渠诸国。这两部也处在汉与匈奴双方都易于施压的地方,其痛苦与马骢部毫无两样。现在彼此生活在一块绿洲山地的几个小部落抛弃了脚踩两只船,同时向汉与匈奴丢媚眼的暖昧态度。驹几是都隆奇王的堂弟,前部落王是驹几的父亲。老王病死后,都隆奇及其死党胁迫众贵人,自立为王,空口许诺驹几,待自己归天后,由驹几当国王。王子驹几很清楚,这不过是毛驴头上拴的胡萝卜,好看不中吃,哄傻毬呢。王子发现,不仅行动有人监视,某次赛马时,马肚带也莫名其妙突然断裂,差点被踏成肉泥。驹几终于明白:忍耐等待就是坐以待毙,于是借汉人之刀杀堂兄之头的计策付诸实施了。

    驹几之父执政时,正逢张破虏初来居延,老王迫于形势,表面脱离匈奴羁绊,送嗣子驹几赴居延王庭当人质,宣誓忠于汉帝国。由于人马数量有限,张破虏只派五名军士进驻马骢部落,作为联络官员。此后汉军出塞,马骢诸部不得不将很多壮丁派往山间,背负沉重的肉食、饮水,在各驿站迎候汉人,这也是很重的劳役。虽说多年来一直苦于匈奴的残暴,但是汉朝凭借大国强大的武力,强制马骢人执行命令,也令弱小的胡人部落极为反感。

    一些马骢、大荔部的青年不能扬鞭放牧,而是背负重物前往山间驿站,迎接贰师将军李广利的部队。据说大宛国惹操了汉人,贰师将军要去拾掇他们。自那以后一个多月的某个夜晚,马骢人在梦中被久已未闻的匈奴战马的嘶鸣声惊醒,居民赤身裸体蹿进梭梭林海,有的干脆紧闭门户,钻在床下,任其疯狂。火光里,大队胡军冲进了王都,犹如火中舞蹈的魔鬼。右贤王身先士卒冲在前面,紧随其后的是在匈奴当人质的都隆奇。匈奴人策马驰骋于王都的穹庐之间,高声吆喝,向马骢人充分显示自己民族依旧存在,仍可凭借战马践踏世界。趾高气扬横跨马上的匈奴武士,用矛尖挑着刚杀死的五名汉兵的脑袋,头颅还滴答着鲜血,在满月的映照下泛着出幽蓝的光点。

    翌日,酒足饭饱的匈奴人在右贤王的率领下,跳上马背,摇摇摆摆向酒泉郡绝尘而去。留下二十余名胡骑“协助”老国王和都隆奇处理公务。过了几天,与往日一样被派往山间驿道的马骢部青年人,杀死几名过路的汉使,抢夺了他们的财物、印信和符节,黄昏时返回营地,立刻赢得了众人的喝彩,结结实实当了一回凯旋的英雄。

    此后又有汉使在驿道被杀,并且殃及池鱼,一些与汉朝保持良好关系的他国过路人,也成为宰杀的目标。不久,匈奴单于的部队进攻西域,打算拦截回归的贰师将军,一部分队伍还开进了义渠、大荔诸国,马骢青年频频袭击汉人的积极性更加高涨。

    乐观的情绪并未持续多久,任文所部击溃右贤王,夺回被掠人民、财物,胡军再次败北。不久又听说居延大捷,加之单于也慑于汉军兵力,不敢拦截贰师将军,于是连驻扎在王都的匈奴官员也跟着臊眉遢眼的,失败的阴影笼罩了马骢。老国王深悔自己鲁莽,心劳过度,忧惧成疾,不久病死。都隆奇不知深浅,趁机夺取权柄。

    马骢部年轻的执政者决定采取反汉亲胡的策略,不久具体的行为就表现出来。都隆奇就任王位不多几日,居延都尉路博德遣使祝贺,规劝他与汉亲善,并劝说新王应当入朝觐见大汉皇帝,起码拜访一下坐镇居延的强弩都尉。都隆奇却婉言谢绝,说近日脚趾发炎,不宜远行,来日方长何必急躁云云。不仅如此,都隆奇还继续采取阻碍汉帝国通往西域的行动。远行西域的汉使以及赴汉纳贡的各国使者,在马鬃山麓屡遭化装的马骢人的袭击。

    都隆奇作为马骢国王的数月间,匈奴人公然进出马骢部领地,王都内外总能看见醉酒的匈奴人。胡人白色的马队不时叩响马骢的大门,作为宴请贵宾的白色大帐,天天忙于酒宴,不时传出匈奴人的醉歌。此时,居延地区刚刚取得首次大捷。

    然而,连瞎子也能看出来,马骢、大荔和义渠所施行的策略后果是可怕的,他们已经捅了天大的娄子,总有一天会遭受汉帝国可怕的报复。都隆奇并非傻瓜。也清楚这一点,与常人比较应该看得更为明白。之所以如此执迷不悟,除了侥幸心理,更多的是带有过一天算一天的万般无奈,只不过死神的降临比他预期的更早罢了。

    从居延王庭到马鬃山麓,大约有四百多里,差不多全部是砂碛构造的荒漠地带,间或有小片绿洲,作为小群牲畜倒场移牧的休憩点。汉军使者兼刺客必须尽快赶到马骢部落,与王子驹几联手,里应外合铲除反叛胡酋。兵贵神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敌人,这是张破虏从军后最先懂的军事常识。与居延部必须服从汉帝国统治一样,马骢部也必须成为帝国的附庸,这是铁定的规矩,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为此,张破虏与冯毋护、孟宪、韦崇、左髭及李大目等部下,每人配备两匹坐骑,还有满载粮草饮水的驮马,除了中间打尖,骑士们几乎马不停蹄向马鬃山麓驰去。

    已是仲秋时分,小部队在荒漠地带行进,每座牧人的夏营盘都有为主人及商旅准备的水井和畜栏。张破虏等人只在这些地方稍事休息,接着又跃上马背继续强行军。好在众人早已习惯了屁股磨鞍子的军旅生活,并无怨言。相反心急如焚,渴望及早投入战斗。盐碱滩里到处生长着骆驼刺,每口水井都饱含芒硝,苦咸不堪。尽管在不停地赶路,身体还感到有些发冷。西北方吹来略带寒意的秋风,卷着砂粒扑打在众人身上,张破虏等人伴随着呼啸的风声前进。一路上,南北两侧都是低矮残破的山丘,那是北山延续的余脉。远远望去,锯齿状、棕黑色破碎的山下,都积满流沙,点缀着耐旱的刺蓬。野兔探头探脑到处窥视,天空不时有一两只山鹰带着尖锐的鸣叫掠过头顶。

    第五天早晨,远远望见野草茂盛的山脚下有一片湖泊,一股清泉从山涧流下。听李大目讲,此地土人叫野马泉,据说每年初春野马聚此进行交配,场面蔚为壮观。湖沼地表稀软,军人们在这片湿地前进,多少有些冒险,不过还是带着一身泥水踏上了干燥地面。

    一个时辰后来到一处不甚高的山丘。从山丘上望去,四面的丘陵连绵起伏,苍山如海,似乎没有尽头。顺着驿道,在遥远的西北方,好象有一大片树木,飘浮着淡蓝色的气霭。左髭告诉长史,那里就是马骢王庭,距此不过二十来里,而且道路较好,很快可以赶到。正说着话,一彪胡骑策马从侧后梭梭林里闪出。奇怪的是并未像打仗那样呐喊冲锋,而是碎步赶来,老远就打着友好的手势。近了才看清,领头的正是王子驹几。

    汉武帝太初三年的秋天,马骢部落迎来了汉朝居延驻屯军使者张破虏。此前马骢部的老国王曾于元封六年亲赴居延王都拜访过张破虏,张长史的大名在马鬃山一带早已如雷灌耳,诸胡部落都畏惧这位汉军将领。老国王亲匈远汉的态度受到过张破虏的责备,所以诚恳谢罪后才擦着满头大汗返回马骢。不过,似乎总应了那句老话:好了伤疤忘了疼,任何人都有记吃不记打的劣根。虽然当面百般表明心迹,但回过头来马骢部落的基调丝毫未改,依旧我行我素。当时张破虏就恨得牙根发痒,只是苦于鞭长莫及。加之马骢部落对那五名汉军吏士优礼有加,也只能咬着牙根,装作没看透马骢人的花花肠子,暗地里早就发誓,非宰了那老杂种不可。后来,老国王惊惧而死,长史还很遗憾了一阵子。不过,后继者为汉军的行刺提供了口实。这回张破虏可逮着机会了,心想娃娃我可是瞌睡遇到了枕头,你的大限到了。娃,命苦别怨官府,本长史给殿下送终来了。

    此时的都隆奇是应了忧心忡忡那句话了。他早就耳闻张破虏凶猛得厉害,畏惧之心填满胸腔。加之两个多月前右贤王败走,驻扎在王庭的那些匈奴朋友也以回牧场照看牲口为由尾随而去,离这里最近的胡军铁骑也在好几百里之外。而那些死党兼狐朋狗友都失去了主意,大眼瞪小眼呆愣在帐篷里,不知所措。国王都隆奇实在怕见张破虏。巧得很,外出狩猎的驹几一脸诚恳进了大帐,他说:“是祸躲不过,况且我马骢部落还有三千骑兵,张长史只来了几个鸟人,料他不敢虎口拔牙!”都隆奇感激地握住堂弟的手,连摇了不下三十次,颤着嗓音说:“兄弟,全靠你了!”这才沾着口水抿几下鬓发,算是整理了衣冠,带领王公贵戚和近卫铁骑出帐二里迎接汉使张破虏。

    张破虏神情从容、平和地接受了国王都隆奇的问候,四名随从也表现得彬彬有礼。隆重的酒宴在大帐举行,五十来个马骢部落的贵人、重臣和军官们很自然地把几名汉使隔开,并围坐在中间。进帐前,一位重臣对张破虏等人讲,根据胡人礼节,宾客不得携带武器进入国王大帐,敬请原谅。汉使们似乎并未在意,很愉快地解下佩剑,胡人只是没有没收孟宪的铜笛和韦崇手中玩弄的两颗鹅卵石。倒是对铜笛很感兴趣。酒过三巡,胡人纷纷请孟宪吹奏几曲。军候并不推辞,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不停叫好,很快喝光了五牛皮袋马奶酒。张破虏看得出不停劝酒的马骢王的居心何在,妄图灌翻汉使后掏出点什么。不幸的是张长史等人非常喜欢马奶酒,在居延几年天天离不开这种饮品,长史还不清楚醉了是啥滋味呢。

    宴会进行到一半,烤全羊也端上酒席,丰盛的菜肴引得客人不停地叫好。这时张破虏将身体靠向都隆奇,说都尉有话要我转告国王,不过只能告诉国王本人。都隆奇仔细看一眼张破虏,发现他已口齿不清,身体东倒西歪,于是放心地扶着汉使走进用锦缎遮挡的后帐。众王公都伸长脖子想知道汉使有何口信,却传出国王的脖子被拧断的清脆的声音。举座哗然,重臣、军人们惊恐地跳将起来,不过还是比冯毋护等人慢了半拍。没等他们定过神来,孟宪的铜笛已连着敲碎了几个胡人的脑袋,韦崇的鹅卵石也准确无误嵌进两名军官的眼眶,冯毋护、左髭和李大目早已夺过武器,驹几与汉使配合,连杀数人,二十来具尸体横陈几案。张破虏冲出后帐,手持都隆奇的脑袋,怒目环视众胡人,大声喝斥,大帐里的人看到长史血红的眼睛,形如愤怒的狮子,声似旱地惊雷:

    “都隆奇因反叛之罪已被诛杀,尔等必须听从本长史将令,拥戴驹几王子为新国王。大队汉军已逼近王都,尔等胆敢反抗作乱,都隆奇就是下场。”

    就在举座惊魂未定之际,驹几的卫队也冲进大帐,进一步控制了局势,张破虏抛下都隆奇的脑袋,众王公立刻跪伏在地毯上,宣誓效忠大汉帝国和新国王驹几。

    都隆奇的被杀迅速传遍马鬃山脉,大荔、义渠诸部惊恐万状,立即上表朝廷、遣送侍子,表示忠于汉朝。张破虏的威名再次传遍居延大地,诸胡更加敬若神明。而张破虏从亲善匈奴的都隆奇统治下拯救了马骢部落,拥立故王之子驹几为王,深得胡人之望。当时,马骢部落有户万余,骑兵三千,水量丰富的将军河从王都西南绕过,土地肥沃,草木茂盛,颇利田牧。驿道横贯王都,穹庐间引人注目的是驮着畜产品和棉花的骆驼商队。几天里张破虏观察地形,认为此地驻屯汉军是经营马鬃山策略的立足点。返回居延都尉府,强弩都尉很快批准校尉田开疆率五百屯垦士卒开进马骢部。

    过了些日子,驹几国王也来到居,拜谒强弩都尉和张长史。路博德与之一见倾心,颇为喜欢这位英俊能干、精于骑射的年轻国王。并且明令田开疆只履行屯垦戍边的职责,专作国王的军事顾问,不得“干涉”马骢内政。驹几很感激都尉与长史的鼎力支持,发誓永做汉朝附庸。不过路博德暗中观察,看出年轻的国王过于好色,甚至在观看七盘舞时,舞女的媚态都会让他不知不觉滴下口水。据说驹几刚刚登上王位,就马上将堂兄美丽超群的小妾抢进自己的大帐,完全是多多益善的样子。路博德转而想道,食色性也,男人不好色不就成骟马了吗?这样一想,那种淡淡的不愉快也就烟消云散了。后来,随着局势的发展酿成的一场灾难,证实了都尉的担心并非多余。

     

    路博德自来到居延成为异域之人,不觉之中已过了近一年的时光。因为军政事务繁杂,都尉及其部下生活节奏相当紧张。由于出色运用武力和外交策略,居延西、北诸胡悉数臣服汉朝。

    然而居延东部还活跃着乌氏、昆戎、帛朱、坚沙、速仆和狐奴等几个敌对部落。

    张破虏早想进攻这几个胡族部落,苦于兵力不足,只能远派斥候和刺客搞一些零打碎敲的行动。而乌氏诸部联军则时时西进,攻击甲渠塞以南汉军运输线和驿道,常常费很大的劲才能将敌人击退。强弩都尉所部进驻居延,下车伊始,路博德就把目光盯住了这片沙漠绿洲部落。虽说乌氏诸胡距居延王都并不遥远,然而相隔大面积湖泊沼泽,芦苇高达丈余,胡人也善于水战,汉军战马很难发挥作用。况且人们传说此地水草有毒,人与牲畜使用后极易骨折,外人谈之色变。都尉当然可以集合居延、鞮汗、龙勒乃至马鬃山麓诸部兵力,但作为根本的汉军还须戍守边塞,所投入兵力有限,想要彻底消灭包括有剽悍匈奴铁骑的乌氏、坚沙诸部联军,则颇费周折。

    恰在此时距汉军最近的帛朱部因不忍受盟主乌氏的凌人盛气,秘密遣使表示归顺。路博德立即命令汉军一部在军候徐无灞指挥下,迅速进驻帛朱。望着那帮胡子翘得像菱角,赤膊驰马,浑身肌肉暴突狰狞,阳光下一片油红,耀武扬威呼啸而去的汉子,都尉满意地笑了。第一次见面,徐无灞就给路博德留下极好的印象。在张掖军营,一头待宰的大黄牛看见被杀的同类和滴血的屠刀,兽性大发,低吼一声,撞断牛栏,为生存而战勇不可挡,更糟的是它冲向了正在视察的都尉大人。危急时刻,一条赤膊汉子飞身上马,距离路博德还有十来步,挥舞大斧一下就剁了牛头。赤膊汉子看见张长史和那个归化胡人拔剑在手,护着马脸的长官,知道来头不小,赶紧跳下战马,躬身施礼,“大人受惊了。”都尉微微一笑,“壮士名甚,军中何职?”“回大人,在下徐无灞,百骑长。”“不,你现在是军候了。”“谢大人!”似乎这高亢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不久,就传来了徐军候筑起卅井塞的消息。

    自居延驿道中部唯一的盟友帛朱投降路博德之后,乌氏、昆戎、坚沙、速仆及狐奴等联军失却了耳目和中途补给站,后顾之忧顿现,再也不敢兴师动众出动远征大军攻击汉军。虽然如此,混杂着匈奴骑士的小股胡军还是时时游击于卅井塞一带,小规模及零星战斗不断发生。

    就在居延驻屯军厉兵秣马准备向沙夹道诸胡发起进攻时,路博德得到消息,浞野侯赵破奴从匈奴战俘营逃出,从殄北塞东北方的小路──后来称作赵破奴故道经过,逃回受降城。单于派右贤王的精锐铁骑追捕,要求务必擒拿,万不得已就杀死。路博德接到这个情报后,迅速产生了用兵的想法。恰好长史张破虏也赶来请战,两位长官的御敌计策竟然不谋而合。路博德立即下达了作战命令,部队开始行动。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蒙ICP备05003250号-3

蒙公安备案:1501050200017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0000032

技术支持: 内蒙古传星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