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内蒙古区情网  /  数字史志  /  期刊  /  方志期刊  /  2015年  /  第三期

第三期

  • 【史海钩沉】范长江的西蒙之行
  • 发布时间:2015-12-19
  • 来源: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
  • 1936年夏秋之交,《大公报》为揭露日本帝国主义觊觎内蒙古西部额济纳旗、阿拉善旗的罪恶活动,派出著名记者范长江长途跋涉数千里,来到蒙地额济纳旗和定远营(今阿拉善盟行政公署所在地巴彦浩特镇)进行实地采访,范长江到达额济纳旗后,骑着骆驼行进在茫茫戈壁沙漠之中,生动如实地记下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8月底,范长江从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出发西行,乘坐绥新运输公司汽车翻过大青山准备沿着旅蒙驼道经百灵庙,再向西北经中蒙边界穿越茫茫戈壁到达居延海。可是车开出武川走上前往百灵庙的路时,却有消息说日本特务的傀儡正从百灵庙出来,与车队相向而行,司机担心他们无端滋事,一车人不得不返回归绥,沿归绥到托克托的沙石路绕过大黑河折西而行,在大黑河畔露宿一夜后直达莎拉齐,经过两天奔波才到达包头。

    日本帝国主义在包头设有特务机关,特务们得知汽车要去新疆,便来以看看的名义实来检查。汽车在包头稍作逗留后,便从北穿过四十余里的昆独仑河谷,进入了一望无际的乌拉特草原。透过车窗,范长江为美丽的草原景色所吸引,他在长篇通讯《忆西蒙》中用深情的笔调写道:“随波形的汽车路,起伏前进,正如一队战舰突破碧蓝的水波,海上浮沉。”“波形的绿地,犹如微浪的海洋;矮小的山岗,正如海中细岛。”中午在安北设治局(今乌拉特前旗大佘太镇)旅馆吃饭,当晚住宿于海流图河畔(今乌拉特中旗人民政府所在地海流图镇东)。

    91日一早,汽车离开海流图河,继续在广袤的乌拉特草原上穿行,中午到达黑沙图(今乌拉特中旗甘其毛都镇呼格吉勒图嘎查),这里是新疆哈密,甘肃酒泉、张掖和阿拉善东走草地进入绥远的总口子,以前西北地区的鸦片都要经此地到百灵庙后转归绥,鸦片过境税的争夺权,是德王与绥远政府决裂的一大原因。百灵庙形势特殊化之后,绥西屯垦军派兵把守黑沙图,过境鸦片不准经过百灵庙而直走包头、归绥。

    车过黑沙图便进入了戈壁沙漠地带,过了乌尼乌苏小河(位于今乌拉特后旗巴音前达门苏木苏布日格嘎查境内),境况更为荒瘠,不时会遇到东行的驼队。从绥远到新疆的驼道,以前是出百灵庙后,经外蒙古境内走相当一段,外蒙古独立后,此道不通,改由从包头或百灵庙到黑沙图,向西南经东公旗之三德庙入阿拉善盟境到达额济纳河的上游后西走新疆。这是一条驼道,沿途有水有草,1927年斯文赫定与徐旭生带领中瑞西北考察团到达新疆哈密就是走的此道,但这条路因湿地、碱地较多,不适于汽车行走。绥新公司开辟的路是从黑沙图与驼道分家后,向西直穿戈壁。此道是由公司工程师杨少农与一些司机探测开辟,当时经历了千辛万苦。

    这天午后,车队要在一个叫松稻岭(位于今乌拉特后旗获格琦苏木毕力其尔嘎查境内)的地方宿营,并决定要在这里停留一天。人们奇怪这个平沙万里戈壁中的地方,竟有个江南色彩的地名。松稻岭只有三四个蒙古包,除一家是车站外,其余都是做买卖的商铺。一年来,已有三四批日本情报间谍和勘察人员经松稻岭到了定远营和额济纳旗,范长江每听到这些不幸消息,内心总是充满忧虑。

    夜间,一路同行的旅客们组织了别有情趣的“戈壁之夜”晚会,参加表演的有男女旅客,也有车夫,大家有用汉语朗诵诗歌的,有用蒙古语唱歌的,还有俄语会话等,范长江也即兴为大家唱了一首歌。

    从松稻岭西行140多里到达雅阿马图,这里完全进入戈壁滩中,土地更加贫瘠。第二天,车行到银根的地方,第一辆车不幸发生翻车事故,有两位乘客受伤,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漠里,只能派汽车将伤者送返包头治疗,车队继续向西北而行。94日,车队来到班定陶来盖,这里距额济纳还有四五百里的路程,晚间下起了雨,大家借宿在蒙古包里。据当地人讲,经过这里的日本人由此而分为两队,一队西去额济纳,一队南去定远营,他们都做着非常详细的测量工作。

    5日晨起继续西行,中午来到察汗迭里素并在这里吃午饭,这里距目的地还有二百多里,晚间到达一个叫“好来宫”的地方露宿,这里西距额济纳约二百里,6日车队便到达戈壁绿洲额济纳。在额济纳河东岸的胡杨林里,建有几间房子,还有绥新汽车公司车站、交通部设立的无线电报局等建筑,当地人称这里叫“巴彦陶来”。经过颠簸的旅客们为这环林面水的环境所吸引。7日休息一天,是夜,大家再次举办了一次联谊晚会,范长江献唱一首《浔阳琵琶》意在和大家惜别。

    第二天清晨,范长江站在戈壁的高处,挥手和一路同行的旅客告别,开始了额济纳的采访。

                       

    那时的额济纳旗管辖着广袤的区域,外蒙古科布多以南,新疆哈密以东,甘肃酒泉以北,阿拉善旗以西的广大地域都属旗境,而最为丰饶之地便是额济纳河下游二百平方公里的绿洲,当地人把这里叫做“二里子河”。

    额济纳旗的蒙古族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土著民,为清朝乾隆时期由新疆天山北迁徙而来的土尔扈特部,一部分是外蒙古独立后逃难而来的王公、喇嘛,这两部分人数大致相当,扎萨克和王位由土尔扈特部世袭。范长江来到时,日本的侦查队在这里常来常往,有一队就住在王府,日本飞机每周要飞来一次,非常猖獗。

    额济纳旗郡王府在索果淖尔(东居延海)和嘎顺淖尔(西居延海)之间的南部,北距范长江所住的巴彦陶来90里处,时任郡王兼扎萨克为图布僧巴雅尔。911日,范长江以某公司代表名义租马前往郡王府拜访,午后3时许到达王府,范长江首先拜访了设在王府西南角的一处破旧蒙古包里的主人——南京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宁夏组分派出来的调查员王德淦。王德淦备尝艰辛,一个人从宁夏千里迢迢骑骆驼来到额济纳旗,既无权又无钱,而且充满危险——他住的蒙古包后面就是日本特务的大本营,日本特务夜间常在他的包外打枪滋衅,这位江苏南通籍青年不畏艰险,仍然尽力工作,不断去说服图王,晓以国家民族大义,希望他始终服从党中央。只要王德淦在额济纳旗存在,就能表明党中央在偏远的额济纳旗留有一丝力量。

    图王本是不问政事之人,额济纳旗的一切事务,多为他的义子苏剑啸主持办理。苏剑啸本为满族,后入蒙古籍,他早年在北平中国大学英文系读书,毕业后在中大附中工作,后毅然辞去工作返回蒙旗,在旗里组织起保安队,创建了该旗第一所小学和医疗所,全心致力于蒙旗振兴工作。此时,苏剑啸因主张过境鸦片商货等税务应由额济纳旗征收而被酒泉驻军捕去。

    范长江由苏剑啸的叔叔领着拜见了图王并给图王太太送上了礼品。下午,日本特务派翻译刺探范长江的来历。夜间,范长江被图王夫妇邀去打牌时,这个翻译又来到蒙古包里搭讪,范长江虚与委蛇。夜里范长江回到王德淦住的蒙古包里,王低声地向他介绍了额济纳旗的政治风云。

    12日,范长江参观了苏剑啸创办的额济纳旗唯一的一所小学,学校设在一个土院里,院内有教室一间,教材为党中央编制的蒙汉合璧教科书。学校附近有一座庙,当地人称之“东庙”,东庙两侧的戈壁上,就是日本人修建的飞机场,已有日机数次起落了。

    范长江从王爷府返回巴彦陶来休息了两天,14日晚传来有9辆日本军用汽车从百灵庙开来,车上满载军用物品,当地的日本人已派人在乌兰爱丽根搭建帐篷,等候汽车队的到来。这一消息立即在巴彦陶来的车站和无线电台的工作人员中引起紧张,那些在此地经营的汉商也感到人人自危。15日果然看到在乌兰爱里根搭建的帐篷在等候日本车队,图王也已派人备羊、酒、茶等准备招待日酋。一向安闲旷逸的巴彦陶来变得草木皆兵。

     

    范长江敏感地意识到,必须立即将西蒙的危急情况告诉国人,然而东返无车,南去酒泉则绕道更远。他立即果断地决定要骑骆驼穿行一千六七百里的沙漠到定远营,之后再到宁夏,飞往包头。费尽周折,范长江雇到五峰骆驼和三名雇工,于923日午后匆匆离开巴彦陶来,踏上了前往定远营的漫漫征途。

    经过14天的长途跋涉,范长江于1936107日到达定远营,而阿拉善旗达理扎雅亲王对日本人的态度一向强硬,日本特务在这里的要求常常受阻。

    不久,范长江离开定远营到达了宁夏,他向省政府报告了日寇在额济纳旗的活动情况,省政府转告南京国民政府,19374月,国民政府电令省政府驱逐日本驻额济纳旗特务机关,省政府派民政厅长李翰园率队前往额济纳旗执行命令,将日本特务及蒙汉奸一举捕获,经国民党西北行辕审判,13名日本特务和5名蒙汉奸在兰州被枪决。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
  • 【史海钩沉】范长江的西蒙之行
  • 发布时间:2015-12-19
  • 来源: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
  • 1936年夏秋之交,《大公报》为揭露日本帝国主义觊觎内蒙古西部额济纳旗、阿拉善旗的罪恶活动,派出著名记者范长江长途跋涉数千里,来到蒙地额济纳旗和定远营(今阿拉善盟行政公署所在地巴彦浩特镇)进行实地采访,范长江到达额济纳旗后,骑着骆驼行进在茫茫戈壁沙漠之中,生动如实地记下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8月底,范长江从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出发西行,乘坐绥新运输公司汽车翻过大青山准备沿着旅蒙驼道经百灵庙,再向西北经中蒙边界穿越茫茫戈壁到达居延海。可是车开出武川走上前往百灵庙的路时,却有消息说日本特务的傀儡正从百灵庙出来,与车队相向而行,司机担心他们无端滋事,一车人不得不返回归绥,沿归绥到托克托的沙石路绕过大黑河折西而行,在大黑河畔露宿一夜后直达莎拉齐,经过两天奔波才到达包头。

    日本帝国主义在包头设有特务机关,特务们得知汽车要去新疆,便来以看看的名义实来检查。汽车在包头稍作逗留后,便从北穿过四十余里的昆独仑河谷,进入了一望无际的乌拉特草原。透过车窗,范长江为美丽的草原景色所吸引,他在长篇通讯《忆西蒙》中用深情的笔调写道:“随波形的汽车路,起伏前进,正如一队战舰突破碧蓝的水波,海上浮沉。”“波形的绿地,犹如微浪的海洋;矮小的山岗,正如海中细岛。”中午在安北设治局(今乌拉特前旗大佘太镇)旅馆吃饭,当晚住宿于海流图河畔(今乌拉特中旗人民政府所在地海流图镇东)。

    91日一早,汽车离开海流图河,继续在广袤的乌拉特草原上穿行,中午到达黑沙图(今乌拉特中旗甘其毛都镇呼格吉勒图嘎查),这里是新疆哈密,甘肃酒泉、张掖和阿拉善东走草地进入绥远的总口子,以前西北地区的鸦片都要经此地到百灵庙后转归绥,鸦片过境税的争夺权,是德王与绥远政府决裂的一大原因。百灵庙形势特殊化之后,绥西屯垦军派兵把守黑沙图,过境鸦片不准经过百灵庙而直走包头、归绥。

    车过黑沙图便进入了戈壁沙漠地带,过了乌尼乌苏小河(位于今乌拉特后旗巴音前达门苏木苏布日格嘎查境内),境况更为荒瘠,不时会遇到东行的驼队。从绥远到新疆的驼道,以前是出百灵庙后,经外蒙古境内走相当一段,外蒙古独立后,此道不通,改由从包头或百灵庙到黑沙图,向西南经东公旗之三德庙入阿拉善盟境到达额济纳河的上游后西走新疆。这是一条驼道,沿途有水有草,1927年斯文赫定与徐旭生带领中瑞西北考察团到达新疆哈密就是走的此道,但这条路因湿地、碱地较多,不适于汽车行走。绥新公司开辟的路是从黑沙图与驼道分家后,向西直穿戈壁。此道是由公司工程师杨少农与一些司机探测开辟,当时经历了千辛万苦。

    这天午后,车队要在一个叫松稻岭(位于今乌拉特后旗获格琦苏木毕力其尔嘎查境内)的地方宿营,并决定要在这里停留一天。人们奇怪这个平沙万里戈壁中的地方,竟有个江南色彩的地名。松稻岭只有三四个蒙古包,除一家是车站外,其余都是做买卖的商铺。一年来,已有三四批日本情报间谍和勘察人员经松稻岭到了定远营和额济纳旗,范长江每听到这些不幸消息,内心总是充满忧虑。

    夜间,一路同行的旅客们组织了别有情趣的“戈壁之夜”晚会,参加表演的有男女旅客,也有车夫,大家有用汉语朗诵诗歌的,有用蒙古语唱歌的,还有俄语会话等,范长江也即兴为大家唱了一首歌。

    从松稻岭西行140多里到达雅阿马图,这里完全进入戈壁滩中,土地更加贫瘠。第二天,车行到银根的地方,第一辆车不幸发生翻车事故,有两位乘客受伤,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漠里,只能派汽车将伤者送返包头治疗,车队继续向西北而行。94日,车队来到班定陶来盖,这里距额济纳还有四五百里的路程,晚间下起了雨,大家借宿在蒙古包里。据当地人讲,经过这里的日本人由此而分为两队,一队西去额济纳,一队南去定远营,他们都做着非常详细的测量工作。

    5日晨起继续西行,中午来到察汗迭里素并在这里吃午饭,这里距目的地还有二百多里,晚间到达一个叫“好来宫”的地方露宿,这里西距额济纳约二百里,6日车队便到达戈壁绿洲额济纳。在额济纳河东岸的胡杨林里,建有几间房子,还有绥新汽车公司车站、交通部设立的无线电报局等建筑,当地人称这里叫“巴彦陶来”。经过颠簸的旅客们为这环林面水的环境所吸引。7日休息一天,是夜,大家再次举办了一次联谊晚会,范长江献唱一首《浔阳琵琶》意在和大家惜别。

    第二天清晨,范长江站在戈壁的高处,挥手和一路同行的旅客告别,开始了额济纳的采访。

                       

    那时的额济纳旗管辖着广袤的区域,外蒙古科布多以南,新疆哈密以东,甘肃酒泉以北,阿拉善旗以西的广大地域都属旗境,而最为丰饶之地便是额济纳河下游二百平方公里的绿洲,当地人把这里叫做“二里子河”。

    额济纳旗的蒙古族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土著民,为清朝乾隆时期由新疆天山北迁徙而来的土尔扈特部,一部分是外蒙古独立后逃难而来的王公、喇嘛,这两部分人数大致相当,扎萨克和王位由土尔扈特部世袭。范长江来到时,日本的侦查队在这里常来常往,有一队就住在王府,日本飞机每周要飞来一次,非常猖獗。

    额济纳旗郡王府在索果淖尔(东居延海)和嘎顺淖尔(西居延海)之间的南部,北距范长江所住的巴彦陶来90里处,时任郡王兼扎萨克为图布僧巴雅尔。911日,范长江以某公司代表名义租马前往郡王府拜访,午后3时许到达王府,范长江首先拜访了设在王府西南角的一处破旧蒙古包里的主人——南京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宁夏组分派出来的调查员王德淦。王德淦备尝艰辛,一个人从宁夏千里迢迢骑骆驼来到额济纳旗,既无权又无钱,而且充满危险——他住的蒙古包后面就是日本特务的大本营,日本特务夜间常在他的包外打枪滋衅,这位江苏南通籍青年不畏艰险,仍然尽力工作,不断去说服图王,晓以国家民族大义,希望他始终服从党中央。只要王德淦在额济纳旗存在,就能表明党中央在偏远的额济纳旗留有一丝力量。

    图王本是不问政事之人,额济纳旗的一切事务,多为他的义子苏剑啸主持办理。苏剑啸本为满族,后入蒙古籍,他早年在北平中国大学英文系读书,毕业后在中大附中工作,后毅然辞去工作返回蒙旗,在旗里组织起保安队,创建了该旗第一所小学和医疗所,全心致力于蒙旗振兴工作。此时,苏剑啸因主张过境鸦片商货等税务应由额济纳旗征收而被酒泉驻军捕去。

    范长江由苏剑啸的叔叔领着拜见了图王并给图王太太送上了礼品。下午,日本特务派翻译刺探范长江的来历。夜间,范长江被图王夫妇邀去打牌时,这个翻译又来到蒙古包里搭讪,范长江虚与委蛇。夜里范长江回到王德淦住的蒙古包里,王低声地向他介绍了额济纳旗的政治风云。

    12日,范长江参观了苏剑啸创办的额济纳旗唯一的一所小学,学校设在一个土院里,院内有教室一间,教材为党中央编制的蒙汉合璧教科书。学校附近有一座庙,当地人称之“东庙”,东庙两侧的戈壁上,就是日本人修建的飞机场,已有日机数次起落了。

    范长江从王爷府返回巴彦陶来休息了两天,14日晚传来有9辆日本军用汽车从百灵庙开来,车上满载军用物品,当地的日本人已派人在乌兰爱丽根搭建帐篷,等候汽车队的到来。这一消息立即在巴彦陶来的车站和无线电台的工作人员中引起紧张,那些在此地经营的汉商也感到人人自危。15日果然看到在乌兰爱里根搭建的帐篷在等候日本车队,图王也已派人备羊、酒、茶等准备招待日酋。一向安闲旷逸的巴彦陶来变得草木皆兵。

     

    范长江敏感地意识到,必须立即将西蒙的危急情况告诉国人,然而东返无车,南去酒泉则绕道更远。他立即果断地决定要骑骆驼穿行一千六七百里的沙漠到定远营,之后再到宁夏,飞往包头。费尽周折,范长江雇到五峰骆驼和三名雇工,于923日午后匆匆离开巴彦陶来,踏上了前往定远营的漫漫征途。

    经过14天的长途跋涉,范长江于1936107日到达定远营,而阿拉善旗达理扎雅亲王对日本人的态度一向强硬,日本特务在这里的要求常常受阻。

    不久,范长江离开定远营到达了宁夏,他向省政府报告了日寇在额济纳旗的活动情况,省政府转告南京国民政府,19374月,国民政府电令省政府驱逐日本驻额济纳旗特务机关,省政府派民政厅长李翰园率队前往额济纳旗执行命令,将日本特务及蒙汉奸一举捕获,经国民党西北行辕审判,13名日本特务和5名蒙汉奸在兰州被枪决。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蒙ICP备05003250号-3

蒙公安备案:1501050200017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0000032

技术支持: 内蒙古传星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