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内蒙古区情网  /  数字史志  /  期刊  /  方志期刊  /  2015年  /  第六期

第六期

  • 【抗战纪事】塞上屏藩——鄂尔多斯抗战为全民族抗战胜利做出的贡献
  • 发布时间:2016-03-20
  • 来源: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史志办
  • 鄂尔多斯,北由黄河环绕,与绥包相望;南以长城为界,与陕宁相连。抗战期间,国共两党抗日武装,与鄂尔多斯蒙汉人民同仇敌忾,依托黄河天险,成功阻击日伪南下陕甘宁,西进大西北,用血汗浇铸了一座不朽的抗战丰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展示的《田中奏折》指出:“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日本将征服满蒙作为侵华的优先战略,九一八事变后,首先占领东三省,建立满洲国;七七事变后,大举进犯绥远,建立伪蒙疆政权。鄂尔多斯市档案馆收藏的《蒙古联盟自治政府统治区域要图》显示,划入其版图的52市,唯有伊克昭盟未被接收。鄂尔多斯没有落入敌手,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鄂尔多斯是蒙古民族坚持抗战的精神家园

    鄂尔多斯,蒙古民族圣主成吉思汗长眠的地方。成吉思汗在蒙古民族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供奉成吉思汗生前用过圣物的“八白室”,就像阿拉伯人的圣地耶路撒冷,谁控制了成吉思汗陵,谁就能号令整个蒙古民族。伪蒙疆政权成立后,派遣特务深入鄂尔多斯,威胁蒙古王公将成陵迁到沦陷区,遭到伊克昭盟盟长沙克都尔扎布拒绝,沙王亲赴重庆提出成陵西迁建议,得到国民政府批准。1939610日至71日,在沙王主持、驻军护送下,成陵途经三省数十县,迁到甘肃榆中兴隆山大佛殿供奉。

    成陵西迁粉碎了日本征服蒙古民族的企图,表达了蒙古民族抗战到底的决心。这一悲壮义举,保护了蒙古民族的精神家园,扭转了岌岌可危的华北战局,也影响到东北敌后抗战,全民族抗战14年,日伪始终没臣服鄂尔多斯,没有臣服蒙古民族。

     

    二、鄂尔多斯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实验基地

    绥包沦陷后,数路国民党军南下退守鄂尔多斯。中国共产党迎敌北上鄂尔多斯,先后建立蒙古工委,绥蒙工委、伊盟工委,创建三段地、桃力民、城川根据地。为了蒙古民族的解放,实行民族扶持政策,特设蒙民招待所、蒙汉抗敌后援会等抗战动员组织,联络蒙古王公支持抗战,争取蒙古族爱国人士投身抗战,不仅巩固了陕甘宁边区的北部屏障,还开辟通过大青山和外蒙古的交通线。鄂尔多斯这个实验区,完善了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为开展其他民族地区的统战工作积累了宝贵经验。

    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国民党伊盟守备军总司令陈长捷在鄂尔多斯实行民族压迫,强行开垦草原,引发震惊全国的流血事件“伊盟事变”。1943326日,盟长沙克都尔札布在新街发动札萨克旗武装暴动,得到乌审旗起义声援。起义武装遭到陈长捷血腥镇压,退到陕甘宁边区。这件事处理不好,极有可能被日伪所利用,乘虚而入,占领鄂尔多斯。中共中央协助沙王向国民政府申诉,积极出面调停,“伊盟事变”有幸通过艰苦谈判,最终得到和平解决,维护了鄂尔多斯蒙汉团结、国共合作的抗战大局。

     

    三、鄂尔多斯是抗战相持阶段绥远的战略前沿

    193710月,杭锦旗、达拉特旗黄河两岸和准格尔旗黄河以北,伊克昭盟大片国土沦陷。日伪军或踏冰过河,或乘船渡河,不断进犯鄂尔多斯腹地。东北挺进军、晋绥军、西北军等国民党正规军,和共产党主导的“新三师”、桃力民自卫军及蒙旗地方武装,协同阻击,迂回合围,敌后突袭,终于在1939年夏将日伪军悉数赶到黄河北岸。至此,鄂尔多斯黄河南岸防线,日伪军再没有突破,鄂尔多斯成为绥远抗战稳固的战略前沿。

    在鄂尔多斯各路抗战武装中,东北挺进军总司令马占山,“九一八”事变后组织“江桥抗战”,打响中国抗击日本侵略的第一枪;麾下骑五师师长慕新亚,率部凉城反正,是全面抗战首次伪军集团反正;1938422日骑六师师长刘桂五,在安北县黄油杆村突围中阵亡,为抗战阵亡将士中军衔最高者。“新三师”前身蒙政会保安队,1936211日发动百灵庙暴动,打响蒙古民族抗战第一枪,这支由乌兰夫建立党组织、以共产党员为核心的抗日部队,发展成为最大蒙古族抗日武装,被誉为穿着国民党军装的八路军。

     

    四、鄂尔多斯是抗战实现全面胜利的后援保障

    鄂尔多斯军民,有钱者出钱,有力的出力,为抗战实现全面胜利做出重要贡献。《伊克昭盟志》记载,1939年全盟蒙汉人口25万;194111月下旬,日军驻蒙疆参谋部印制的蒙疆地域敌情要图标注,鄂尔多斯抗日武装总兵力26000人;推算下来平均10民供养1兵,各路抗日武装驻防鄂尔多斯,都得到粮草给养和兵员补充,鄂尔多斯蒙汉人民为此付出巨大牺牲。

    鄂尔多斯有大批爱国青年奔赴抗战前线。鄂托克旗地下党员杨宝山,开辟了从延安经乌兰巴托到莫斯科的国际交通线;国立伊盟中学学生安凤鸣,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号召,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中国青年远征军,投入缅北滇西反攻战,成为打通国际救援通道的一员;中共中央西北局成立的陕甘宁边区民族学院,19453月迁到鄂托克旗城川,大批少数民族学员奔赴战略反攻前线,与苏蒙联军并肩作战,于823日收复张家口,宣告伪蒙疆政权的灭亡。

    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回眸鄂尔多斯抗战的铁血记忆,盘点鄂尔多斯抗战的历史贡献,传承这笔启迪后世的精神财富,我们要铭记历史,珍视和平,维护民族团结,捍卫国家主权,要守望相助,凝心聚力,推进转型发展,倡导创新创业,把鄂尔多斯建成北疆亮丽风景线上的璀璨明珠。

    (作者: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史志办)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
  • 【抗战纪事】塞上屏藩——鄂尔多斯抗战为全民族抗战胜利做出的贡献
  • 发布时间:2016-03-20
  • 来源: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史志办
  • 鄂尔多斯,北由黄河环绕,与绥包相望;南以长城为界,与陕宁相连。抗战期间,国共两党抗日武装,与鄂尔多斯蒙汉人民同仇敌忾,依托黄河天险,成功阻击日伪南下陕甘宁,西进大西北,用血汗浇铸了一座不朽的抗战丰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展示的《田中奏折》指出:“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日本将征服满蒙作为侵华的优先战略,九一八事变后,首先占领东三省,建立满洲国;七七事变后,大举进犯绥远,建立伪蒙疆政权。鄂尔多斯市档案馆收藏的《蒙古联盟自治政府统治区域要图》显示,划入其版图的52市,唯有伊克昭盟未被接收。鄂尔多斯没有落入敌手,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鄂尔多斯是蒙古民族坚持抗战的精神家园

    鄂尔多斯,蒙古民族圣主成吉思汗长眠的地方。成吉思汗在蒙古民族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供奉成吉思汗生前用过圣物的“八白室”,就像阿拉伯人的圣地耶路撒冷,谁控制了成吉思汗陵,谁就能号令整个蒙古民族。伪蒙疆政权成立后,派遣特务深入鄂尔多斯,威胁蒙古王公将成陵迁到沦陷区,遭到伊克昭盟盟长沙克都尔扎布拒绝,沙王亲赴重庆提出成陵西迁建议,得到国民政府批准。1939610日至71日,在沙王主持、驻军护送下,成陵途经三省数十县,迁到甘肃榆中兴隆山大佛殿供奉。

    成陵西迁粉碎了日本征服蒙古民族的企图,表达了蒙古民族抗战到底的决心。这一悲壮义举,保护了蒙古民族的精神家园,扭转了岌岌可危的华北战局,也影响到东北敌后抗战,全民族抗战14年,日伪始终没臣服鄂尔多斯,没有臣服蒙古民族。

     

    二、鄂尔多斯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实验基地

    绥包沦陷后,数路国民党军南下退守鄂尔多斯。中国共产党迎敌北上鄂尔多斯,先后建立蒙古工委,绥蒙工委、伊盟工委,创建三段地、桃力民、城川根据地。为了蒙古民族的解放,实行民族扶持政策,特设蒙民招待所、蒙汉抗敌后援会等抗战动员组织,联络蒙古王公支持抗战,争取蒙古族爱国人士投身抗战,不仅巩固了陕甘宁边区的北部屏障,还开辟通过大青山和外蒙古的交通线。鄂尔多斯这个实验区,完善了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为开展其他民族地区的统战工作积累了宝贵经验。

    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国民党伊盟守备军总司令陈长捷在鄂尔多斯实行民族压迫,强行开垦草原,引发震惊全国的流血事件“伊盟事变”。1943326日,盟长沙克都尔札布在新街发动札萨克旗武装暴动,得到乌审旗起义声援。起义武装遭到陈长捷血腥镇压,退到陕甘宁边区。这件事处理不好,极有可能被日伪所利用,乘虚而入,占领鄂尔多斯。中共中央协助沙王向国民政府申诉,积极出面调停,“伊盟事变”有幸通过艰苦谈判,最终得到和平解决,维护了鄂尔多斯蒙汉团结、国共合作的抗战大局。

     

    三、鄂尔多斯是抗战相持阶段绥远的战略前沿

    193710月,杭锦旗、达拉特旗黄河两岸和准格尔旗黄河以北,伊克昭盟大片国土沦陷。日伪军或踏冰过河,或乘船渡河,不断进犯鄂尔多斯腹地。东北挺进军、晋绥军、西北军等国民党正规军,和共产党主导的“新三师”、桃力民自卫军及蒙旗地方武装,协同阻击,迂回合围,敌后突袭,终于在1939年夏将日伪军悉数赶到黄河北岸。至此,鄂尔多斯黄河南岸防线,日伪军再没有突破,鄂尔多斯成为绥远抗战稳固的战略前沿。

    在鄂尔多斯各路抗战武装中,东北挺进军总司令马占山,“九一八”事变后组织“江桥抗战”,打响中国抗击日本侵略的第一枪;麾下骑五师师长慕新亚,率部凉城反正,是全面抗战首次伪军集团反正;1938422日骑六师师长刘桂五,在安北县黄油杆村突围中阵亡,为抗战阵亡将士中军衔最高者。“新三师”前身蒙政会保安队,1936211日发动百灵庙暴动,打响蒙古民族抗战第一枪,这支由乌兰夫建立党组织、以共产党员为核心的抗日部队,发展成为最大蒙古族抗日武装,被誉为穿着国民党军装的八路军。

     

    四、鄂尔多斯是抗战实现全面胜利的后援保障

    鄂尔多斯军民,有钱者出钱,有力的出力,为抗战实现全面胜利做出重要贡献。《伊克昭盟志》记载,1939年全盟蒙汉人口25万;194111月下旬,日军驻蒙疆参谋部印制的蒙疆地域敌情要图标注,鄂尔多斯抗日武装总兵力26000人;推算下来平均10民供养1兵,各路抗日武装驻防鄂尔多斯,都得到粮草给养和兵员补充,鄂尔多斯蒙汉人民为此付出巨大牺牲。

    鄂尔多斯有大批爱国青年奔赴抗战前线。鄂托克旗地下党员杨宝山,开辟了从延安经乌兰巴托到莫斯科的国际交通线;国立伊盟中学学生安凤鸣,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号召,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中国青年远征军,投入缅北滇西反攻战,成为打通国际救援通道的一员;中共中央西北局成立的陕甘宁边区民族学院,19453月迁到鄂托克旗城川,大批少数民族学员奔赴战略反攻前线,与苏蒙联军并肩作战,于823日收复张家口,宣告伪蒙疆政权的灭亡。

    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回眸鄂尔多斯抗战的铁血记忆,盘点鄂尔多斯抗战的历史贡献,传承这笔启迪后世的精神财富,我们要铭记历史,珍视和平,维护民族团结,捍卫国家主权,要守望相助,凝心聚力,推进转型发展,倡导创新创业,把鄂尔多斯建成北疆亮丽风景线上的璀璨明珠。

    (作者: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史志办)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蒙ICP备05003250号-3

蒙公安备案:1501050200017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0000032

技术支持: 内蒙古传星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