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内蒙古区情网  /  数字史志  /  期刊  /  方志期刊  /  2013年  /  第五期

第五期

  • 【珍珠滩】文人笔下的扎兰屯
  • 袁金铠过扎兰屯驿  

    清代光绪年间,秀才诗人袁金铠游历扎兰屯,留下一首五言律诗,题为《过扎兰屯驿》,诗曰:“侵晨行抵处,风景扎兰屯。岚重山容近,尘清树荫繁。游踪夸避暑,僻地数名村。瞥睹修髯叟,人丛气象新。”诗人踏访过不少名山大川,不承想一个僻地山村竟让他眼前一亮,由衷的大加赞美。  

    诗中提到的扎兰屯驿,即扎兰屯驿台。据史料记载,清代布特哈(满语“打牲部落”之意)八旗中的镶红旗、正蓝旗在雅鲁河畔设扎兰衙门,由“扎兰章京”掌管两旗的军事和行政事务。雍正十年(1732年),为加强对沙俄的防御,清政府从布特哈地区抽调3000名兵丁驻守呼伦贝尔。为便于同呼伦贝尔地方联系,供应呼伦贝尔驻兵的给养,清政府修筑了由黑龙江将军府卜奎(今齐齐哈尔)至呼伦贝尔的驿路,史称“龙海驿路”,并在沿途设驿台作为驿路管理机构,其中在扎兰屯境内的驿台有三处。驿路既是一条官道,又是一条商道,向南到齐齐哈尔参加楚布罕(集市),向西北翻过兴安岭赶甘珠尔庙会,都要走这条驿路。  

    当年,袁金铠路过扎兰屯驿台时正值盛夏,扎兰屯一带林木繁茂,山清水秀,古朴幽静的村落依山傍水,宛然世外桃源。  

    清廷历来把满洲视为发祥之地,自康熙起采取封禁政策,严禁关内人口流入。加上战争不断,布特哈索伦人还要应调从征,以至扎兰屯一带人烟稀少。据同治时期《黑龙江通省舆图总册》记载,“扎兰屯,居人二十一户,东、南、北三面系田地,西面系牧场”。其周边的村屯也是寥若晨星,居人不过六七户。直到光绪十二年(1886年),封禁政策才废除。此后扎兰屯设立官庄,放荒招垦,不断有外来拓荒者到扎兰屯及其周边落户。在袁诗中以“新气象”露面的“修髯叟”,也许是坐台当差的驿丁,也许是当地狩猎为业的索伦人,也许是初来乍到的拓荒者,我们不得而知。  

    虽然被称为“历史的后院”,但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打破了这里的宁静。1900年的庚子之变,腐朽的大清王朝在风雨中摇摇欲坠。沙俄垂涎中国东北这块肥肉,以武力相威胁,修筑了贯穿东北三省的中东铁路,并在铁路沿线建站定居。扎兰屯没能幸免,昔日的“避暑名村”被异族侵占,成了俄人的逍遥乐土。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扎兰衙门废止,驿路沿线所有驿台也随之撤销。  

    二十世纪初的扎兰屯,机声隆隆,车轮滚滚。假如诗人再游扎兰屯的话,“尘清树荫繁”的景象也许还在,但“人丛气象新”怕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老舍辛丑夏访扎兰屯  

    19618月,老舍先生随国家文化访问团访问扎兰屯。那时,扎兰屯已发展为一座4.2万人口的城镇。在扎期间,访问团一行游览了吊桥公园和北郊秀水风景区。  

    此行给老舍先生留下难忘的印象,他在回忆中说:“扎兰屯真无愧是塞上的一颗珍珠。它多么优美呀!它不像苏杭那么明媚,也没有天山万古积雪的气势,可是它独具风格,幽美得迷人。它几乎没有什么人工的雕饰,只是纯系自然的那么一些山川草木。谁也指不出哪里是一景,可是谁也不能否认它处处美丽”。尤其是扎兰屯那满眼的绿让先生怀念不已,“四面都有小山,既无奇峰,也没古寺,只是那么静静地在青天下绣成一个翠环。环中间有一条小河,河岸上这里多些,那里少些,随便地长着绿柳白杨。几头黄牛,一小群白羊,在有阳光的地方吃草,却看不见牧童。河岸是绿的。高坡也是绿的。绿色一直接上了远远的青山。这种绿色使人在梦里也忘不了,好像细致地染在心灵里。”  

    直到夕阳在山,先生才依依不舍地踏上归途,让他魂牵梦绕的是:“路上到处还是那么绿,还有那么多的草木,可是总看不厌。这里有一片荞麦,开着密密的白花;那里有一片高粱,在微风里摇动着红穗。也必须立定看一看,平常的东西放在这里仿佛就与众不同……”  

    结束在扎兰屯的访问后不久,老舍先生的诗作《辛丑夏访扎兰屯》就见诸报端,诗中写道:“诗情未尽在苏杭,幽绝扎兰天一方。深浅翠屏山四面,回环碧水柳千行。牛羊点点悠然去,凤蝶双双自在忙。处处泉林看不厌,绿城徐入绿村庄。”  

    老舍先生的一首诗让扎兰屯从此有了“塞外苏杭”的美誉,如同待嫁闺中的妙龄村姑,被掀起盖头来,她的自然之美闻名全国,震惊世界。  

    如今,扎兰屯已成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每年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批游客观光旅游。老舍先生若还健在,一定会感到欣慰吧。  

       

    紫塞边城的变迁  

    “青林紫塞连芳草,远水边城晴云绕。马奶行茶乳作醪,杨花八月尽春晓。”这是作家端木蕻良19618月访问扎兰屯时留下的诗句。品读此诗,不仅有那个年代扎兰屯边塞风光的眼前再现,还有对扎兰屯历史变迁的探寻思考。  

    诗中所称的“紫塞”是指金长城,也即金界壕。扎兰屯地处大兴安岭东麓森林草原结合当地带,历史上这一带曾是东胡、夫余、鲜卑、室韦、契丹、女真等少数民族的游牧、狩猎之地,也是他们弱肉强食、互相征伐的战场。十二世纪初金朝建立后,金朝加强了对边陲地区的军事管辖和经济开发,特别是泰州屯田和岭东界壕的修筑,给扎兰屯地区的农业开发带来了难得的机遇。天辅五年(1121年),金太祖阿骨打调集诸路猛安谋克民万户到泰州屯田,以婆卢火为都统,其屯田的范围到达嫩江中下游一带。扎兰屯市境内曾出土过三件金代铁铧,此外,金代铜锅、铜镜等文物也先后被发现,这些出土文物当与婆卢火泰州屯田有关。婆卢火先在泰州屯田,后驻守乌古敌烈地,死于任上。金时乌古敌烈地在兴安岭之东,蒲与路之西,泰州之北,今扎兰屯一带为其辖境。为了防御蒙古诸部南扰,保护这一地区的屯田,在其屯田区的北部修筑了一条界壕,史称金界壕。金界壕其中的一段约140公里经过扎兰屯市,为内蒙古自治区与黑龙江省的分界线。金界壕由壕沟、界墙、戍堡、边堡和关隘等组成,它不单只是一条壕沟,而是一套系统的军事防御工程。金界壕内外,先后发现了高台子古城遗址、九村古城遗址、王家屯古城遗址、丰荣古城遗址等辽金时期的建筑遗迹。金界壕经历八百多年的风雨侵蚀,大部分已毁,但其遗址遗存仍然显得雄伟壮观,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时光荏苒,整整过去25年之后,也就是19848月,著名作家李准踏访扎兰屯,所闻所见令先生诗兴大发:“闻道扎兰似苏杭,果然奇秀气爽凉。隐约青山北郭外,条条溪水伴垂杨。千里沃原含紫翠,万顷葵花开金黄。更喜稻麦岁丰稔,胜似江南鱼米乡”。  

        不同于以往,这次李准先生感叹的不再是“芳草连天,奶茶飘香”的边城印象,而是“山清水秀,五谷丰登”的田园美景。  

    岭东金界壕是婆卢火泰州屯田的历史见证,也是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相互碰撞与交融的历史见证。自金代开壕屯戍以来,不断有流民在界壕内外扎脚落户,种五谷、牧牛羊、建家园。随着人口和经济的发展,昔日的荒蛮之地不断走向繁荣昌盛。如今登上古老的界墙,举目四望,当年人喊马嘶、刀光剑影的场面早已化为历史的云烟。界壕内外,只见一片片绿油油的玉米和金灿灿的葵花,预示着又一个丰收的年景。  

    北方游牧文化从这里从容走过,留下逐水草而居的生态文明,成就了这里的绿水青山。中原农耕文化在这里驻足,开拓出肥沃的黑土地,让这里沧海变桑田。  

    (作者: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扎兰屯市文联)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
  • 【珍珠滩】文人笔下的扎兰屯
  • 袁金铠过扎兰屯驿  

    清代光绪年间,秀才诗人袁金铠游历扎兰屯,留下一首五言律诗,题为《过扎兰屯驿》,诗曰:“侵晨行抵处,风景扎兰屯。岚重山容近,尘清树荫繁。游踪夸避暑,僻地数名村。瞥睹修髯叟,人丛气象新。”诗人踏访过不少名山大川,不承想一个僻地山村竟让他眼前一亮,由衷的大加赞美。  

    诗中提到的扎兰屯驿,即扎兰屯驿台。据史料记载,清代布特哈(满语“打牲部落”之意)八旗中的镶红旗、正蓝旗在雅鲁河畔设扎兰衙门,由“扎兰章京”掌管两旗的军事和行政事务。雍正十年(1732年),为加强对沙俄的防御,清政府从布特哈地区抽调3000名兵丁驻守呼伦贝尔。为便于同呼伦贝尔地方联系,供应呼伦贝尔驻兵的给养,清政府修筑了由黑龙江将军府卜奎(今齐齐哈尔)至呼伦贝尔的驿路,史称“龙海驿路”,并在沿途设驿台作为驿路管理机构,其中在扎兰屯境内的驿台有三处。驿路既是一条官道,又是一条商道,向南到齐齐哈尔参加楚布罕(集市),向西北翻过兴安岭赶甘珠尔庙会,都要走这条驿路。  

    当年,袁金铠路过扎兰屯驿台时正值盛夏,扎兰屯一带林木繁茂,山清水秀,古朴幽静的村落依山傍水,宛然世外桃源。  

    清廷历来把满洲视为发祥之地,自康熙起采取封禁政策,严禁关内人口流入。加上战争不断,布特哈索伦人还要应调从征,以至扎兰屯一带人烟稀少。据同治时期《黑龙江通省舆图总册》记载,“扎兰屯,居人二十一户,东、南、北三面系田地,西面系牧场”。其周边的村屯也是寥若晨星,居人不过六七户。直到光绪十二年(1886年),封禁政策才废除。此后扎兰屯设立官庄,放荒招垦,不断有外来拓荒者到扎兰屯及其周边落户。在袁诗中以“新气象”露面的“修髯叟”,也许是坐台当差的驿丁,也许是当地狩猎为业的索伦人,也许是初来乍到的拓荒者,我们不得而知。  

    虽然被称为“历史的后院”,但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打破了这里的宁静。1900年的庚子之变,腐朽的大清王朝在风雨中摇摇欲坠。沙俄垂涎中国东北这块肥肉,以武力相威胁,修筑了贯穿东北三省的中东铁路,并在铁路沿线建站定居。扎兰屯没能幸免,昔日的“避暑名村”被异族侵占,成了俄人的逍遥乐土。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扎兰衙门废止,驿路沿线所有驿台也随之撤销。  

    二十世纪初的扎兰屯,机声隆隆,车轮滚滚。假如诗人再游扎兰屯的话,“尘清树荫繁”的景象也许还在,但“人丛气象新”怕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老舍辛丑夏访扎兰屯  

    19618月,老舍先生随国家文化访问团访问扎兰屯。那时,扎兰屯已发展为一座4.2万人口的城镇。在扎期间,访问团一行游览了吊桥公园和北郊秀水风景区。  

    此行给老舍先生留下难忘的印象,他在回忆中说:“扎兰屯真无愧是塞上的一颗珍珠。它多么优美呀!它不像苏杭那么明媚,也没有天山万古积雪的气势,可是它独具风格,幽美得迷人。它几乎没有什么人工的雕饰,只是纯系自然的那么一些山川草木。谁也指不出哪里是一景,可是谁也不能否认它处处美丽”。尤其是扎兰屯那满眼的绿让先生怀念不已,“四面都有小山,既无奇峰,也没古寺,只是那么静静地在青天下绣成一个翠环。环中间有一条小河,河岸上这里多些,那里少些,随便地长着绿柳白杨。几头黄牛,一小群白羊,在有阳光的地方吃草,却看不见牧童。河岸是绿的。高坡也是绿的。绿色一直接上了远远的青山。这种绿色使人在梦里也忘不了,好像细致地染在心灵里。”  

    直到夕阳在山,先生才依依不舍地踏上归途,让他魂牵梦绕的是:“路上到处还是那么绿,还有那么多的草木,可是总看不厌。这里有一片荞麦,开着密密的白花;那里有一片高粱,在微风里摇动着红穗。也必须立定看一看,平常的东西放在这里仿佛就与众不同……”  

    结束在扎兰屯的访问后不久,老舍先生的诗作《辛丑夏访扎兰屯》就见诸报端,诗中写道:“诗情未尽在苏杭,幽绝扎兰天一方。深浅翠屏山四面,回环碧水柳千行。牛羊点点悠然去,凤蝶双双自在忙。处处泉林看不厌,绿城徐入绿村庄。”  

    老舍先生的一首诗让扎兰屯从此有了“塞外苏杭”的美誉,如同待嫁闺中的妙龄村姑,被掀起盖头来,她的自然之美闻名全国,震惊世界。  

    如今,扎兰屯已成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每年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批游客观光旅游。老舍先生若还健在,一定会感到欣慰吧。  

       

    紫塞边城的变迁  

    “青林紫塞连芳草,远水边城晴云绕。马奶行茶乳作醪,杨花八月尽春晓。”这是作家端木蕻良19618月访问扎兰屯时留下的诗句。品读此诗,不仅有那个年代扎兰屯边塞风光的眼前再现,还有对扎兰屯历史变迁的探寻思考。  

    诗中所称的“紫塞”是指金长城,也即金界壕。扎兰屯地处大兴安岭东麓森林草原结合当地带,历史上这一带曾是东胡、夫余、鲜卑、室韦、契丹、女真等少数民族的游牧、狩猎之地,也是他们弱肉强食、互相征伐的战场。十二世纪初金朝建立后,金朝加强了对边陲地区的军事管辖和经济开发,特别是泰州屯田和岭东界壕的修筑,给扎兰屯地区的农业开发带来了难得的机遇。天辅五年(1121年),金太祖阿骨打调集诸路猛安谋克民万户到泰州屯田,以婆卢火为都统,其屯田的范围到达嫩江中下游一带。扎兰屯市境内曾出土过三件金代铁铧,此外,金代铜锅、铜镜等文物也先后被发现,这些出土文物当与婆卢火泰州屯田有关。婆卢火先在泰州屯田,后驻守乌古敌烈地,死于任上。金时乌古敌烈地在兴安岭之东,蒲与路之西,泰州之北,今扎兰屯一带为其辖境。为了防御蒙古诸部南扰,保护这一地区的屯田,在其屯田区的北部修筑了一条界壕,史称金界壕。金界壕其中的一段约140公里经过扎兰屯市,为内蒙古自治区与黑龙江省的分界线。金界壕由壕沟、界墙、戍堡、边堡和关隘等组成,它不单只是一条壕沟,而是一套系统的军事防御工程。金界壕内外,先后发现了高台子古城遗址、九村古城遗址、王家屯古城遗址、丰荣古城遗址等辽金时期的建筑遗迹。金界壕经历八百多年的风雨侵蚀,大部分已毁,但其遗址遗存仍然显得雄伟壮观,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时光荏苒,整整过去25年之后,也就是19848月,著名作家李准踏访扎兰屯,所闻所见令先生诗兴大发:“闻道扎兰似苏杭,果然奇秀气爽凉。隐约青山北郭外,条条溪水伴垂杨。千里沃原含紫翠,万顷葵花开金黄。更喜稻麦岁丰稔,胜似江南鱼米乡”。  

        不同于以往,这次李准先生感叹的不再是“芳草连天,奶茶飘香”的边城印象,而是“山清水秀,五谷丰登”的田园美景。  

    岭东金界壕是婆卢火泰州屯田的历史见证,也是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相互碰撞与交融的历史见证。自金代开壕屯戍以来,不断有流民在界壕内外扎脚落户,种五谷、牧牛羊、建家园。随着人口和经济的发展,昔日的荒蛮之地不断走向繁荣昌盛。如今登上古老的界墙,举目四望,当年人喊马嘶、刀光剑影的场面早已化为历史的云烟。界壕内外,只见一片片绿油油的玉米和金灿灿的葵花,预示着又一个丰收的年景。  

    北方游牧文化从这里从容走过,留下逐水草而居的生态文明,成就了这里的绿水青山。中原农耕文化在这里驻足,开拓出肥沃的黑土地,让这里沧海变桑田。  

    (作者: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扎兰屯市文联)  

  • 声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内蒙古区情网》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蒙ICP备05003250号-3

蒙公安备案:1501050200017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0000032

技术支持: 内蒙古传星科技有限公司